清朝没有黑张钟弦,但在历史的延续中被夸大了,这也是基于四川人所写的,四川人对张恨之入骨,夸大是人之常情。

再说,张还需要被抹黑呢!天已经够黑了!清朝为什么不抹黑李自成?停电后政治收益更高,他抹黑张是有意义的。

而清朝为什么要怪罪张自杀呢?没有逻辑!

以下截图均为四川南充某作者撰写的《吴妈先生年谱》原文翻译版本。↓

看逻辑。

清政府只是说,你要是不服气,敢造反,我就杀了你。满清的史书对浙江中原的杀人放火并没有隐瞒。为什么要隐藏这个!

如果你清朝宰了四川,可以给云南看看。如果你不服从或投降,我会杀了你,不留下任何人。那为什么要允许云南和那些少数民族不理发呢?向云南妥协是因为满清希望云南听话。如果云南杀了四川之后,用血淋淋的事实来威胁,云南一定会投降。为什么做这么多?

日军屠杀南京时,并没有隐瞒。它只是想让中国人民看看,吓吓他们。为什么要隐瞒?否则我们不会杀了他。

在各种史书记载中,张是个屠夫,甚至现代的农民起义都没有把张考虑进去。

马先生年谱↓

四川人还没被杀。好吧!四川人和西南人会代代相传。我家来自四川。族谱上说张屠城四川,百姓属滇。

我们家是明朝四川杨慎派云南人留在云南的后裔。张屠杀四川后,四川杨家逃离屠杀,跑到云南投我们!

马先生年谱↓

看看清朝的野史吧。

目前发现的记载张惨案的史料有张陷泸州、张祸蜀、孤儿上书、《大通辑》、《破山集》、《蜀中难略》、《欧阳自书》、《客典疏》、《崖州之苦》、《韩佳与之害》等。

这些有关张《图书》的资料,大多与清朝官方无关,属于明末清初学者的私人著作,其中有一部分是明末四川的将军、官员所撰,大部分属于孤本、善本,印刷数量不多,甚至从未有过。只有手稿幸存下来,其中一些攻击了满清统治。

如《吴妈先生年谱》是1950年四川省简阳县土改时,从一个地主家里抄来的。是明末清初地主祖上写的编年体自传,作为子孙守家的训诫。这本书的手稿在四川图书馆和四川博物馆只有两本。

圣教入川故事中的史料,仅在民国时期由法国传教士翻译成中文。它讲述了明末两位西方传教士在四川被张皈依佛门,并目睹了张制造的成都大屠杀。

欧阳石的《遗书》和《大Xi通辑》是张旧部清初写的回忆录,其中也揭露了张制造的四川大屠杀。这两本书的作者入清后,或隐居民间,或以教书为业,或隐退林泉,而非清廷。

《张讨蜀记》是南明四川建昌卫官员于忠良所作。它写于南明李咏二年,当时满清还没有统治四川。这本书流传了很久,没有公开出版。

而且很多四川土族的族谱都有张土传的记载,我的族谱也记载张土传属于云南。

这么多史料记载,不可能搞个集体造假。

马先生年谱↓

看下江口沉银文物!

江口河底每年都要挖出两万多件金银文物(仅江口沉银的一部分),包括金簪、金首饰、金耳环、金戒指、金元宝、银元宝,以及张大西政权铸造的金银。江口沉银宝,张终于得到证实。

数量巨大的金银珠宝证明了张屠杀四川,否则这些女人的私人物品怎么会到张手里,一个正常的政府怎么会去抢女人的珠宝。

下图是申银江口露出水面的金钗。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清朝张大屠杀的记载不具有说服力,那么这些就是铁证。

行军需要庞大的军费开支,这来源于两个方面:

开垦荒地,安置百姓,收税。

大肆劫掠,为战争而战。

张选择了后者。他甚至没来得及把掠夺来的珠宝熔成便于携带的金元宝和银元宝,就败下阵来,巨额财富只能沉入河底。

马先生年谱↓

张对的干孙子又说。放弃和抢夺的都是有钱人,只有有钱人才有金银珠宝。

我是西南女,来自云南的四川女。金银首饰是西南女子的嫁妆,代代相传。一般是贴身,不给男方家,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卖。它从母亲传给女儿,然后从女儿传给女儿,一代又一代。

我的传世首饰是我奶奶白怡传下来的,我舍不得戴。有人来抢我,我就拼了命!

尤其是西南土著,因为连年战乱,互相侵略,把所有的财产都变成了女人的首饰,跑的时候抬脚就跑。所以少数民族妇女的金银首饰还挺多的,就是这么来的。他们有钱吗?

就算有钱人也是人啊!屠夫就是砍断女人手抢手链,砍断女人头抢项链的屠夫。

要知道,女人的手镯是从小带大的,不剁手是拿不下来的。

我在总结。

总之,满人在四川杀人,明军在四川杀人,张杀人,历史就是历史,杀人就是杀人。虽然清朝的历史继续被夸大和加重,但张杀川是事实!

毫无疑问,张没有那么多屠夫,而四川周围的山又高又密,所以非常容易隐藏。被屠杀的主要是成都平原,而且造成了流民(生产力大破坏),瘟疫,战争。这些也应该算在张的头上。当时的四川人口凋零,天府之国如同人间地狱。

在大量的史料和出土文物面前,还有人为张洗白。这种精神,这种意志力,都是当时兴高采烈的张的干孙子。你以为沉银在河底也要分一杯羹?你不怕那些晚上死了的四川人来招呼他们吗?

说清朝抹黑张,虽然有这个成分,就是明朝历史上,说他屠杀6万(6亿)四川人的数据太水了。毕竟当时的中国人口只有1亿,而万历初年的川蜀地区人口是560万。到了崇祯,就700多万,甚至更多。但如果说张没有发生大屠杀,那就太诡辩了。

如果大家伙不相信明史的记载,那么明末有很多文献也记载了当时的情况。《四川温江县志》第一卷记载,张死后十三年,当地只有32户,男性31人,女性23人。《客云南疏》是这样记载的:

“只有十岁以下的,才会待一两天。”《蜀乱》记载:

“若杀其至少十五岁,则杀哨兵七十五万,各路新军二十三万六千,家属三十二万。”包括洋人写的《圣教入川》,也曾说张对四川人有残暴统治,当着意大利传教士的面杀了不少人,其中多为文人,也与张的兵源有关。

在1646年张的最后一次大屠杀之后,在成都附近和城里只剩下大约三个家庭。

但是你说张杀了所有人就太过分了。除了在张的西凉军,明朝南方的川军和川军也屠杀了四川人。这并不奇怪,毕竟两军交战,抢一城也很正常。

此外还有大瘟疫,导致四川人口锐减。顺治十五年时任陕西安定县令的史成泽也记载:

“瘟疫来袭,枕头无处不在。骨架上下颠倒,骨头都是碎石。抬起眼睛,出卖灵魂,惨移……”当然还有土川的清军。

《圣教入川》中记载:

却说张破后,旗兵皆入蜀。...............................................................................................................................................................1660年至1660年间,四川省决定设官。.......此时四川已经复活,可惜的是,值云南吴三桂之乱,兵荒马乱,连年征战。从1667年到1681年,连续十五年,四川人到处被抱,不是被兵抢,就是被土匪抢。......此战之后的四川,地广人稀。”可见清军杀川也很残忍。此外,反清义军中还有十三个顽固的川东奎东家族,他们在川东与清军一起度过了15年。这一时期,南明势力也多次渗透回川,与清军有过多次拉锯战。这期间人口的损失可想而知。

此后,在川蜀义军被消灭后,清军基本消灭了当地人口。清军的战功报告中,也有突破刘体纯等部后,杀光所有男人,轮奸所有女人的书面报告。

可以说,四川人口的锐减是张、清军、明军和瘟疫共同作用的结果。到康熙元年,四川总人口下降到只有一万户左右,到处一片萧瑟景象,导致湖广填四川的局面。

你抹黑张是什么意思?他从四川开始。他造反时,四川有记载的人口锐减。他的杀人记录可以说不仅清朝有记录,明朝也有记录。如果是抹黑他,为什么不抹黑李自成,说李自成也是杀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