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空问答的官方邀请!主要原因是争权夺利,其次是孙可望试图自立为帝,但刘文秀(包括李定国)坚持确立了南明皇帝李咏的地位。就问题本身而言,主要责任在于孙可望。

孙可望是一位具有伟大战略眼光和良好军事技能的军事将领。但是这个人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对权力的欲望极重。正是这个致命的问题,最终导致了西征大军与南明朝廷联合抗清的失败。他个人争权夺利,导致大西军内斗,最后落得满清独大的下场。

在率领西部军队进入云南后,孙可望很快稳定了局势。他被众人推举为领袖,名义上统辖与他齐名的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三位西方军事将领。但事实上,李定国和刘文秀,带着沉重的军队,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西府”和“扶南”的主人,并不完全服从孙可望的命令。为了确立和提升自己的领导地位,孙可望曾趁兵种训练场升旗之机,将李定国打倒在地。当时,刘文秀参加了这件事,并充当孙可望的打手。为了彻底压制和统治李定国、刘文秀和艾能奇,孙可望请求南明皇帝李咏封他为秦王。然而,由于孙可望生来就是个无赖,南明朝廷对他怀恨在心,拒绝了孙可望的请求。一怒之下,孙可望自称秦王,公然与明朝朝廷较劲。

孙可望未能封秦王是南明朝廷党派纷争和阶级偏见的结果。从李咏皇帝本人的角度来看,他同意了。尽管孙可望对请愿失败感到失望,但他仍以民族危机为当前的首要任务,毅然出兵滇外抗击清军,收复失地。刘文秀被他派去收复四川。刘文秀入侵后,军队势如破竹,很快就占领了除北部保宁地区之外的整个四川。正在坚守阵地的吴三桂被刘文秀的军队包围,陷入绝境。宝城三面环水。久而久之,城内粮草将尽,不战而降。然而,刘文秀犯了一个大错。他决定强攻保宁城。眼见没有退路,吴三桂只能死守城池。鲁将军王向建议集中优势兵力对付保宁城内清军的薄弱部分。破城之后,吴三桂等清军不可能全军覆没,但必然逃往陕西,那里的四川唾手可得。如果我们包围整个城市,我们将暴露我们的弱点给清军,并给它一个机会。王把称为《孙子兵法》中的“合围之师不可或缺”。但遭到了刘文秀的拒绝。刘文秀不仅要夺取保宁,而且要杀光四川的清军。所以他犯了急功近利的毛病。果然,吴三桂通过侦察得知张献弼的西路军部最弱,于是集中重兵先攻张军。张抵挡不住,大败而退,王军大乱。清军趁机猛攻,整个西域大败。围城前,刘文秀切断了浮桥,使大西军大量士兵无法渡河,被清军打死或淹死。西路军将领王、姚芝珍、珍、王、杨春浦等被清军俘虏并杀害,步兵损失过半,战象三头,骡马二千三百余匹。傅在的金印也被清军缴获。

险胜之后,吴三桂叹道:“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凶的敌人,对不起。”

当刘文秀回到贵州,孙可望非常不满,所以他想攻击他。正好借此机会解除了他的兵权,把他送回昆明闲着。张显碧是被乱棍打死的。

后来,由于孙可望的不服从是众所周知的,皇帝李咏告诉李定国和刘文秀救他,以避免中毒,然后他们把皇帝李咏转移到昆明。孙可望闻讯大怒,与李定国和刘文秀彻底决裂。1657年8月1日,孙可望在桂阳宣誓,率领14万大军来到云南,攻打李定国和刘文秀。9月19日,双方展开激战,孙可望大败,只率数百人脱离危险,最终向清廷投降。在向清廷投降之前,他对随行人员说:“今日李定国自取其辱至此,在此数茎而发,不惜血本,故为清廷专业之师,以报天下之仇。”后来,他写信给清廷湖南当局说:“李定国、刘文秀等。触犯了法律并毒害了人们。王醒世可以认罪,可以被他的所作所为所诱惑。乞代奏至清帝陛下,便遣铁马一万,愿献云贵蜀一统,乃至报仇天下。”由此可见他有多讨厌刘文秀(包括李定国)。

孙可望私欲的膨胀导致了南明反清阵线的分裂,极大地消耗了反清势力的军事实力,为清廷清剿南方创造了有利时机。如果孙可望能联合刘文秀、李定国等反清势力,明朝南部的反清局面将是另一番局面。

张,本名,,明朝延安尾柳树涧人,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曾建立大西政权。连同李自成。他年轻的时候在岩穗镇当兵。崇祯三年,陕西发生饥民暴动。据府谷记载,困于河曲,张聚于米脂村,合称八王。崇祯十六年,进攻湘赣及两广北部边境,大肆掠夺,势力达到南岭以南。1640年,他率军入川。1644年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即皇位,国号大顺。顺治三年(1646年),清军南下,张领兵拒战,从四川撤退,在西充凤凰坡被清军枪毙。关于它的轶事很多,如入川杀蜀,沉宝于江等等。历史学界一直存在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