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廷在修订《明史》时,刻意将大明的灭亡归结为正义,即突出自身统治的合法性,将农民起义军的形象刻画为残暴无知。所以如果不知道这一点,看明朝的历史就很容易走极端。很多人说明朝是最黑暗,最残暴,最荒谬的朝代。显然,这是野史和明史的共同作用。

首先,据统计,四川人口在1亿左右,也就是说建国后的超生期过后,四川人口一直没有超过1亿。可以这么大胆的假设,耕地承载力只有四川一个,还是在生产力发展的今天。然而清朝的人口在鼎盛时期只有4亿。清朝既然一直说是盛世,人口必然比明末多。从这个角度来看,张对的指控有点大。

虽然大量记载表明张发动了大屠杀,但四川人口锐减,其中最主要的是天灾人祸。不仅张,清军也参与了屠杀。实际上,张变相地为清军的屠杀背了黑锅,因为当你听到“扬州十号,嘉定三号屠城”时,你会认为张本可以屠城“六亿”。这让清军“仁慈”了吗?

总之,张是一个屠夫,但与清军相比,一切都在对方。明朝的历史是满清写的,这是明朝的悲哀。作为历史上最后一个汉朝,能延续近300年,自然有其可取之处。当很多文学名人都评价明朝是一个“没有三个统治者的王朝”的时候,其实是我们自己贬低了它。

看来张的杀人习惯是一定的。当重庆、成都、广元、锦州、琼州等城被毁,所有攻城拔寨的人都绝望了。平时把杀人当成职业。出城到处搜捕杀人,穷乡僻壤,繁华集镇随时随地都可能成为大西政权的杀戮场。

西方传教士李雷思和安文思也目睹了张在成都滥杀无辜。1645年冬,张指挥士兵在成都东西空的地面上屠杀了20万市民。老百姓哭着求饶,张无动于衷,任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除了杀害人民,张还屠杀了所有的学者,在科考期间消灭了所有的学者。对他自己的大臣来说,最后阵亡的只有二十几个人,一百多万军队他认为太多了。准备出川时,他杀了一大半,自己的嫔妃和儿子也不放过。军中数百嫔妃、妇女全部被杀,美其名曰“减轻负担”。

张杀人的方式多种多样,剁手、掌眼、剥皮、剖腹、割鼻、割脚、烧死、活埋等等。大文豪鲁迅说,他把头发拖到脑后的时候,看到了蜀黍,看到了张如何屠杀四川人,痛恨其凶残。人们认为,鲁迅和张第一次当皇帝是因为李自成进京,他并不相信他要消灭他们。只有杀死所有的人,没有人能成为皇帝。后来穷途末路,反正以后可能是别人的,他会心安理得的去破坏一切。

这些浩如烟海、数不胜数的记录是真是假,或者含有多少水分,争论了很久。很多野史和明史都在这个时期变成了血泪史。有人说张在四川屠杀了五百万人,甚至翻开明史,声称张在四川屠杀了六亿男女,人数多达六亿。这显然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

在中国历史上,人口急剧下降是非常正常的。据记载,万历时四川可登记的人口有三百多万,康熙初年只有九万多。清廷只能在湖广填四川,移民四川,充实人口。

张于1647年初被箭射死,但距四川真正被清政府控制还有十余年。如果四川真的像某些史料所说的那样,被张屠戮得“血浮杵中,山血硝烟弥漫,大漠无人烟”。“男疲、女疲、人疲、僧尼疲、人疲、万物疲。”

大家都知道清朝文字狱厉害。至于四川人口锐减的真正原因和张大屠杀的具体情况,大量能留存于世的材料和文献,无非是片面的。这完全是张的作品。他确实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但他能不能把四川屠杀到那种程度,不能只看一些书就下结论。

关于张悲惨遭遇的最有代表性的记载是《遂口》和《述笔》。前者的作者是吴,明末著名学者。在他的传统价值观里,张当然是个汉奸,是个贼。后者彭尊思,乾隆二年进士,距清初近百年,受乾隆领导,是文学流派的坚定倡导者。

清朝康熙帝读《余烬与遗迹》,也指出了四川人口锐减的原因。张拿了三分,另一个农民武装姚天东、黄龙占了两分,四川当地土豪劣绅之间的袭击占了两分,饥荒造成的饿死占了两分,剩下的一分是饥荒后的疫病和死亡。这是最靠谱的观点,但是还没提到满人对杀四川人的贡献。当然要呈现给观众,也有作者的难处。

另一本外国人写的《神圣宗教传入四川》就没那么忌讳了。从张去世到1681年康熙二十年,四川人民遭受了其他农民武装、明军、清军,甚至吴三桂的叛乱。四川只是一片沙漠,无人居住,一望无际。

关于张的“七杀碑”还有一种说法。“万物生而养人,无人好报天,杀,杀,杀,杀”。杀气是放出来了,但30年代发现的实物最后一句话是“鬼神明明想着自己”,不言而喻。

与张的大西政权有滥杀之嫌,尤其是败亡之初定川,与其出身卑微有关。但明末清初,四川人口锐减三十余年,张只是其中一个因素。

(一家之言,欢迎指正。)

说“张钟弦屠杀四川,杀了6亿人”是弥天大谎,是对我们智商赤裸裸的怀疑。这一切无非是满清政府的阴谋。

四川已经不是四川了。那时候四川人基本都被屠杀了。明末清初,是中国的灾难,尤其是四川。最后基本没有真正的四川人。现在大多数四川人都是后来移民到四川的。但是,要说“张在四川杀了6亿人”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使现在人口爆炸,四川人加上重庆人口也不过10多亿。明末清初,四川人口最多时有几百万。所以说“张杀了四川六亿人”绝对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是四川战事锐减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张一个人杀死了所有四川人。明末清初,四川人的锐减主要是连年战乱造成的。张农民军与明、清两军作战,可谓战事不断。四川多人死伤,部分四川人逃离四川。最后在四川基本是十房九空,惨不忍睹。

清王朝的抹黑塑造了张的“杀人凶手”形象。不可否认,张不是一个嗜血成性的人,除了反抗者、官吏和恶霸,他不滥杀无辜。反而是清军的“十扬州日”和“一毛不剩”才是真凶。

简而言之,这一切无非是清廷为了转移仇恨,塑造自己的正义身份,巩固自己的政权,而制造的一个张杀人不眨眼的形象。后世许多不明真相的人甚至痛恨张。显然,清廷的阴谋是非常成功的。伙计们,你们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