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来,无数寻宝人试图解决,“石龙对石虎,金银十万,谁能看得懂就买成成都。”这首童谣的秘密,因为只有当它被解开,才会获得张留下的巨大财富。

然而这首儿歌流传了300多年。虽然吸引了大量的寻宝者不断探索,但一直以来,没有人知道石龙和石虎在哪里,更别说找到五十万金银了。所以后来,在张寻宝的热潮渐渐退去。即使是在现代,军阀混战的时候,也没有人能找到一个宝藏来筹集饷银。

然而,仍然有人认为这首童谣与张的宝藏有关,所以他们一直在不断地寻找这些宝藏。到了上世纪末,由于科技的发展和机械的应用,有渔民在四川岷江里捞起了一些银锭和金银器。这些发现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因为它们只是偶尔被渔民打捞上来。

直到10多年前,在约50公里外的成都江口镇,由于需要疏浚维护岷江,对岷江进行了清淤疏浚。在清淤的过程中,一位师傅操作挖掘机,不小心在岷江河床里挖出了一个木桶。该木桶目测长度为1.18米,外径为0.18米。因为被挖掘机挖出来的时候,木桶的边缘断了,工人看到里面有黑线。

当时工人们都很好奇。岷江下的黑色金属是什么?考古人员闻讯赶到后,鉴定这些黑色金属为明代银锭,因为上面清楚地刻着“崇祯十六年八月,五十两粮食”的字样。

随着这些银锭的出土,以及不断发现的金银器,证实了张宝藏三百年不虚,其大致位置大概在彭山江口镇附近的闽江某段!

从此,人们又一次记住了那首童谣,“石龙大战石虎,金银十万。谁能看得懂,就买成都政府。”岷江附近开始出现很多寻宝人。随着民间讨论张宝藏的热潮再次高涨,众多寻宝者纷纷到闽江探险。然而,三百年来,岷江被搜寻了无数次,也没有找到宝藏。这次会发生什么?

这次不像古代,在文物部门启动保护措施之前,寻宝者就开始给自己配备专业的潜水探测设备。早上,他们装扮成普通渔民,开着渔船在闽江里来来回回。晚上,他们穿上专业潜水装备,潜入宝藏埋藏区,潜下去盗窃、挖掘文物。

那么岷江这么多急流险滩,这些寻宝人是怎么确定宝藏埋藏的区域的呢?他们破解童谣了吗?

关于张沉银的地方,成都民间流传着两种不同的童谣。一个是“石牛对石鼓,金银十万,一个是石龙对石虎,金银十万。这两句话的后三句是一样的,只是第一句有出入。由于张在四川很有名气,这两首童谣在四川简阳、彭山、芦山等地广为流传。

在过去的三百年里,许多寻宝者遵循这两种不同的策略寻找宝藏,但他们一无所获。传说只讲述了乾隆五十九年(公元1794年),他们以为是渔民偶然捡到了一个刀鞘。时任四川巡抚的孙士毅曾命人在那里打捞。据说打捞出了一些白银和一批金银首饰。但此事在正史中并无记载,无从考证真假。

后来,包括成都将军余睿在内的许多寻宝者来到江口寻找申银,但他们徒劳无功,一无所获。一百年前,蜀国的一个军阀试图找到张的宝藏,但他有时会切断河流,并使用大量的人力。最后,他只找到了几枚铜币,但没有金银珠宝。这导致很多人不再相信张把财宝埋在这里。

至于石龙,人们已经找了几百年了。石龙最终被找到时,几年前,在江口实施沉银保护后,石龙保护工程启动。只有河面上的石龙被清理了。之后,龙龙头被埋在淤泥里,只剩下龙身在外,石虎不见了。

后来,石龙花了三个多月才被彻底清洗干净,重见天日。专家根据当地村民的记忆,在石龙不远处刻了一个石虎,让我们看到了现在的石龙vs石虎。

但是在研究石龙的过程中,专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石龙雕刻的时期应该是在宋代,而不是明代。所以,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张怎么会知道在宋朝之前就在这里埋藏了明朝的宝物呢?

为了破译寻龙公式之谜,专家翻阅资料发现,上世纪90年代,在修复望江楼河堤时,曾经挖出过石牛,石头是用砖红色砂岩雕成的。由于年代久远,牛的五官已经被侵蚀,但牛蹄和牛尾依稀可辨。

相传张曾在成都附近埋下九个人头,挖出的人头是唯一发现的。专家猜测这是否与“石牛告诉石鼓”这句谚语有关。

最后,考证表明,所有这些童谣都可能是张的一个幌子。毕竟任何重要宝贝的埋藏地点都不会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古代的土豪,喜欢找隐蔽的地方囤积。这些窖藏通常不为人知,也没有具体的藏宝图,所以张作为一代枭雄

埋银肯定不会以谜语的形式大张旗鼓地告诉任何人它在哪里,也不会傻到刻在石头上。所以,这些很可能是他的诡计,目的是为了不让后人发现,或者雾里看花。

后来经考古证实,这两首童谣其实对应的是张的《古晋》和《水苍》宝藏。从这个角度来看,张对应宝物的埋葬点和方法是花了一番功夫的,所以三百年来没多少人发现是很正常的。

但是这些寻宝人是怎么找到张的呢?

后来根据他们的故事,原来他们并没有解开任何谜语,而是利用了今天的科技。首先,他们配备了相对精密的金属探测器,并通过各种深入研究,掌握了一些水下考古技术。他们配备了先进的潜水服、氧气瓶等专业潜水设备,还投入时间到潜水基地掌握一定的潜水技术。

这些事情都做完后,他们早上会在江山巡航,用金属探测仪反复寻找,确定一些区域后,利用夜色的掩护进行潜水探测。一天晚上,他们潜到彭山江口镇外的闽江边。一名潜水员在水下摸索时,竟然摸到了金属物体,并将其带上了船。原来是个“金疙瘩”。“金陀”下面还有几个字,“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这个金印的发现让他们非常兴奋。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他们发现了许多珍贵的文物。本来也是很隐秘的。然而,这枚金印被发现后,消息开始在收藏圈流传,很快就有收藏者开出高价购买这枚金印!

在金印天价的刺激下,这群寻宝者加班加点,不停地偷,这枚金印最终被他们以上千万的价格“转让”给了一位收藏家,连同找到的一些金书和银锭。

但是,这些关于有人卖金印的线索很快就被掌握了。经过周密的侦察和周密的部署,很快就破获了这个被盗挖出来用于高价倒卖的文物团伙。同时,抓获流散在多个省份的非法盗掘团伙成员,追回27枚银币、39个银锭、1000余枚各种“西王赏功”铜钱等一批珍贵文物。

随着江口申银位置的确定和确认,以及人们对再次发生类似盗窃和挖掘的担忧,抢救性考古挖掘必须尽快进行。很快,江口申银的考古工作通过层层审批,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为了保护文物,但又不影响河段通行,考古人员来到了一个被河口围起来的区域。在旱季,许多水泵被用来将该地区的水全部抽出,从而在河中形成一个孤岛。然后使用科技设备,比如荧光分析仪和挖掘机,加快挖掘速度。

尽管如此,考古工作还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但在考古队的努力下,江口捷报频传,不仅找到了被张俘虏的蜀。还出土了一万多件文物,其中不少是明代成都的王金宝和金书,甚至还有一些李自成的大顺鲍彤铜钱,银锭的发现数量最多。

在这些发现中,发现了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木箱。木盒外表平平无奇,打开后烤兔人兴奋不已,因为里面居然装着“西王赏币”。要知道西王赏币,在10年的一次拍卖会上,曾有230万元的天价。而这个盒子的价值是无法计算的。

在这些考古发现中,出土了许多明末的铁刀、铁剑和铁矛。这些铁器的发现让专家们大吃一惊,张的蓄水技术确实非常先进。

据专家推测,现在已经发现的只是张宝藏的冰山一角,因为根据最早的史书《野书》记载,打败张的川兵,当时并不知道张的这些船上藏着白银。后来在水下偶然发现了一些宝藏,人们才打捞上来。当时据说获得了一万多的金银。据《彭山县志》和《书笔》记载,

“(张)宪(杨)大有势,大有惧意,引兵数万,装黄金财宝数千,下河打展。”

可见,当时张载银船只有一千多艘,而只发现了极小一部分。因此,可以推断张的珍宝数量是非常丰富的。但也有人认为数千船满载金银,有点夸张,其实没有这么多。虽然这个记载现在不能确定,但是从现在出土的文物来看,可以确定的是,张埋在河里的宝藏现在只是一部分,可能还有一些。

据有关史料记载,张与李自成分道扬镳,后入蜀。明末的四川被称为天府之国,极其富饶。尤其是明代的成都藩宫,经过几代人的积淀,拥有了数不清的珍宝。在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明朝末年的富豪家族,他们的财富积累是不可想象的。但张转战各地,其获得大量财富的可能性非常大。因此,随着江口考古发掘的不断深入。

“石龙至石虎,金银五十万,谁知破之,便买尽本钱”,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歌谣,讲述的是张在江口沉银后留下的宝痕。据说,为了将来东山再起,张把多年来搜刮的财富全部沉入江中。为了准确地找到宝藏,他命令人们在离申银不远的山上留下标记,即石虎、石龙和石龙石虎。

《尚书·弼》记载:“(张)显(杨)力大而惧。他率领十万将士,装载千万黄金财宝,下河打展。

据《明史》记载,“张迁晋江,竭其流,数度穿之。其实就是纯金等财宝耗尽,然后埋到地下之后再修建,然后破堤放水!

当时的张绝对是有钱人,因为连年征战,所到之处都是掠夺。

据史书记载,张攻陷武昌后,把明朝的楚王塞进竹轿子里,扔到湖里淹死了。他自己从宫里拿了几百万的金银,扛了几百辆车。还有人说,张在四川,从各县富商大家那里搜刮钱财,少则数千金,多则数万金。拿到钱后,他会被掩盖起来。同时,他还对劫掠所得的财物严加控制,立了一个规矩:下属若偷偷藏了一两块金银,就把全家剁了;藏族梁,我剥了皮全家剁了。结果,四川所有的财富都落到了张一个人的手里。

此外,在今年的发掘中,又发现了“蜀十字宝”的金印。为了方便携带,他把金银分成了四份,说明蜀王在成都的财富也被他掠夺了1 空。由此,这些年来收集的所有财富都聚集在他一个人身上,他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它。那时候的崇祯皇帝还没有他有钱。

《书证·蜀中之难》记载:“数亿船载利”。

《清史稿》所写的《述弼》描述得很清楚:1646年,太子苏豪和吴三桂率清军从陕南入川,攻打张,张“带着历年抢劫来的金银财宝数千船”,率兵突围川西。但在转移途中,地主武装攻打张,防不胜防,导致宝船队一败涂地,数千艘金银船沉入江口水底。

彭山县志记载,张撤离成都时,因道路被清军封锁,不得不改道由水路出川。然而,船队刚沿锦江到达彭山县河口,就遭到当地地主武装杨展部队的袭击,几乎全军覆没。张不得不返回成都,许多满载金银的木船在锦江沉没。

有人说这是他自焚的船,武装地主杨展的副官费米也在《废书》中记载:“杨展先驱见贼烧船。”张为什么要自己烧船?据说张知道自己战败了,在离开成都之前,就让手下提前做了许多木桶,装满了银锭,放入晋江沿河漂流,准备在一个狭窄的地方打捞。可惜杨占兵在途中遭到伏击,还没来得及打捞,就兵败如山倒,那些木桶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沉入了河底。

根据这种描述,张的宝藏并不是故意藏在这里的,而是在战斗中战败后,无奈沉入江口镇的闽江中。从此,来这里寻宝的人络绎不绝。到了现代,有人买了潜水装备,来这里寻宝。

《彭山县志》中记载,清朝顺治年间,顺治皇帝为了充实国库,曾让地方官员组织大规模打捞,张的部分珍宝被打捞上来交给朝廷,成为充实清朝国库的钱。

20世纪70年代初,四川当地政府在修建运河时,发现了石龙和石虎,它们隐藏在密林和深山中,头部正对着岷江方向。但是,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石龙和石虎是被人为破坏的。

21世纪初,当地农民经常从岷江两岸捡到刻有“大西”字样的黑色银锭,还能捡到刻有“西王授功”字样的铜钱。这个消息也让淘沙队接踵而至。

始于2005年之后。当时当地正在修建饮水工程,从岷江岸边意外挖出一块木头空,里面出现了大量的银锭。

这次发现一些盗宝贼盯上江口镇,导致大量珍贵文物不断流失。为了抢救张留下的文物,考古人员决定进行抢救性发掘。

随着淘沙小分队越来越多,终于引起了当地派出所的重视。随着警方的打击,数十件国家一级文物被追回,直接价值超过3亿人民币,其中最珍贵的是刻有“虎妞永昌元帅”的金印。这枚金印的主人是张。这些金银的价值不可估量,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为研究那段历史提供了直接证据。

2015年6月25日,彭山区检察院官网发布消息——《彭山检察院积极介入张盗窃稀世珍宝案》。有人盗走了“江口——张申宝遗址”的大案。据专家初步估计,其中有许多一级以上的珍贵文物,包括金狮、金印和金册,其价值估计在1亿以上...至此,彭山张神宝考古之谜终于逐渐浮出水面。

2016年,国家有关部门开始进行保护性考古发掘。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和挖掘,他们终于确定了当年藏在张山上密林中的石虎和石龙。他们的头指向了岷江神保穴!

先后出土了4万多件珍贵文物,特别是金银器,最终确认为张沉江巨宝。

经过多次论证,2017年、2018年,考古人员对河道采取“围堰筑堤”的方式,直接排干河道,到河底寻找张宝藏。

河水抽干后,河下的真金白银随处可见,尤其是大量的黄金,经过370多年的河水冲刷,闪闪发光。让考古学家和围观者不断惊呼,这张太有钱了。

张宝藏中的金印本

张侵占四川后,在成都建立了“大西”政权。当他成为皇帝时,他授予妃子使用的金书。

经过几个月的抢救性发掘,出土了42000多件珍宝,这才真正使张的神秘宝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宝藏都会被清理出来,被盗的文物也会慢慢被追回。想看的朋友可以亲自去现场看看。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张呢?看到这三个字,人们想到的最多的就是杀和宝。

今天,关于杀人,我们暂且抛开,只谈这个宝藏。文字引人入胜。这些珍宝在张都令人叹为观止。按照民间民谣的说法,如果能全部拿到,可以把整个成都政府(这里不是一个城市,是一个行政区)卖掉。这不在话下。

哦亲爱的!这比沈万三更沈万三。做首富没问题。第三代和下一代,你可以惯着,都是没完没了的!

因此,有800人,而不是500人打败了张的这件宝物。每一个流口水的都能流出三丈开外,再往下扔几条鱼,就能流进一条河。

不要谈论他们。刚开始了解他们的时候,这点小心思不过是蒙混过关,但我天生胆小。而且距离太远,我也够不着。不然最多只能去当地看看有没有运气加成。

更别说乾隆年间,官方想过这个宝藏,彭山县志里就有记载。

据说乾隆五十九年,有个渔夫,一条鱼都没钓到,结果却被人用刀划了。

就传开了,毕竟有聪明人没有,所以上级派仆人去捞。结果光是钱就花了一万多两,其他财物也花了不少。

所以,对这个宝藏感兴趣的人,基本上从来没有停止过。

毕竟每个人都有那份痴心。你觉得买成都豪宅很丢人吗?

接下来,我们来说说这个宝藏是如何产生的。不然点开了就是一种没头没尾的感觉。

他的宝藏有两个版本,都是民间故事,但都有史料记载。

所以,每个人都要过得开心。至于真伪,我们不是专家,大家都可以品尝一下。

话说崇祯三年,带着十八个寨子开始了起义,史称八大天王。

不,用了13年,他在武昌打下了地盘,初步有了自己的地盘。第二年,张带人入川,没费多大力气就打通了成都,四川全在囊中。

于是张就有了称帝的资本,于是就有了大西国的国号。

没过两年,清兵在明朝投降过去的流氓带领下进入四川。

嗯,如果张的皇帝做不下去了,那他就只好跑路了。他到成都就要走了。

所以人要跑,但是不能带走这些年的财富。毕竟这东西太重了,不能带着走。

嘿,第一个版本出现了。

于是张花了人力,弄了个锦江上的堤坝来截断河道,抽干河水,趁着天热在河底挖了几个大洞,把自己所有的财富都塞进了这些大洞里。然后,大坝拆除后,财富完全被淹没。

而且这种说法很流行。据说张为此事制作了一张藏宝图,打算日后取出来再用。

我不怕时间长。我记性不好。我把一对石牛石鼓放在一边作为标记。

难道你有一首童谣传了出来,什么石牛要石鼓,银子五十万,有人知道了,全首都买。

后来石牛和石鼓真的被挖了出来,出来了就出来了,但是宝藏还是没有影子。

否则就不会留给本世纪让我们去发现了。不是,这个版本是明史记载的。

我们继续聊。

但石牛的石鼓被挖出后,歌谣改成了“石龙对石虎”,下面还是一样。

那么,你有这个石龙和石虎吗?别告诉我,有。

但这件事,整个宝州市的张就更加扑朔迷离了。

然后第二个版本出现了。

张说已经从成都撤退了,他没有走陆路,而是走陆路和水路。为了把这些货都拿出来,他把木头劈成两半,拿到整个核心空,塞上他的宝贝,然后用铁丝什么的绑起来,拖到船后面。

估计这里有朋友想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简单,张的战舰还不够的!这家伙来势汹汹,却中了埋伏。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沉了。

这个版本是在《蜀道难》的纪录片中记载的。

两种说法哪个更靠谱?

我觉得,当然是家人的意见,我也没办法。我们来听听,看看是否合理。

张的宝贝在历史上都是散落的,他其实都有,只是没童谣说的那么多东西出来而已。

既然都有收获,而且收获不大,我觉得第二种说法比较靠谱,因为只有在逃跑的过程中,这些货才会形成一堆堆的堆积,而且隔得很远,否则按照第一种说法,集中掩埋,被你发现了,都是一锅烩,你说是不是?

历史上是这么说的。

今日发现/图片-18/

其实砸到这批宝贝的人,有的是直接冲着它去的,有的是想着弄点假的扔到市场上赚两个毛毛元。

毕竟古董不是金银本身的价值,而是它的历史价值,他也有所谓的伪造。

那么我们是怎么找到这波房产的呢?

这就是他的遭遇。说到21世纪,有人断断续续地敲打这条河,或者在岷江的沙滩上发现银锭。又黑又丑,但上面还印着大西二字。

然后在2005年搞一个惠民工程,给大家全饮水。然后,在这个河滩的建设过程中会挖掘出一块腐烂的木头。

木头并不罕见。不寻常的是,里面装的是银。

结果我们国家队还什么都没做。各路贼只是随便逛逛。

他们的毁灭持续了四年。

因为所有的犯罪都是在水里犯的,这个控制不了,取证也挺难的。

所以最后,我们的国家队准备好进行抢救性挖掘了。

最终发现了许多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金银的普通价值是多少并不重要。就说这其中,有张的册封太子嫔妃金书,有册封王嫔妃的银书。这个历史值不是高值的零头。

还有一枚金印,已经碎成了四块。轻则16 kg,含金量95%。上面刻着蜀十字宝二字。这个东西是我第一次发现这个黄金宝藏,今天依然是唯一!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关注你喜欢的朋友,给他们一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