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3年,李自成离开马车峡,迁居河南。当时东北的晋松大败,明廷九边精英全部覆没,北方的军事实力为one 空。为了东山再起,朝廷搜刮无门,让河南百姓大旱,与诸位大人相见。为了生存,他们加入了李自成团队。没过几个月,李自成势力再次崛起,形成数十万之兵,围攻开封。启用了孙传庭,但是拿不下来。柿园之战、潼关之战、渭南之战,都是败仗。李自成据中原,于1643年底在Xi安创建开元。年初,出兵东征,摧枯拉朽,不到三个月就攻占了首都。

李自成在北方兴盛,在南方作战的张认为无法击败李自成,于是停止了向北发展。为了与北方政权长期对抗(张是一个野心很大、很有成就的人,他的四个养子都是出类拔萃的),他想过占领有天府之国之称的四川作为自己的根据地。张曾两度入川,一次是十年前被秦良玉击败,一次是被左良玉逼入四川。现在,他又率领十余万大军杀入四川,明朝的地方官员不堪一击,尽管熟悉。

(张三入蜀)

1643年底,张建立兵马,起兵武昌,经岳阳攻渝,次年八月攻陷成都,1644年十一月称帝,建立大西政权,立养子为王,镇守四方。至此,经过一年的努力,张基本实现了其战略构想,其影响力遍及川渝各地。然而,南明势力并没有被完全消灭。他们躲藏在南部和东部危险的地方,等待机会发动反击。

碎石大战后,李自成兵败如山倒,山西山东江淮之地随即失守,于是错过退守关中,希望依靠潼关天险保住根据地。结果,峻青北路走私到黄河,南路用红炮轰击关隘。李自成在西北受不了,只好离开南方的武关,取道南方逃走。清军随后多军进攻南明,不久南京失陷。此时,明末军政四强中只剩下清朝和西凉军。

为了牢牢控制根据地,张对采取了残酷而高压的统治政策。张对明廷官员、地方劣绅等所谓“五反”者实行杀戮政策,有许多滥行。这使得许多地方士绅自发组织起来对抗大西政权。因此,在大西政权存在的两年时间里,控制区一直在不断变化。张虽然占领川蜀之地两年,只是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却毫无仁慈之心,以至于大西政权只能作为军政府存在,民心不附。这也导致了张在面对外敌压力时不能也不敢固守一处,这与当初选择投降的原因是一样的。

随后,清廷以驻安公使何为定西将军,联合孤山易趣严、李国汉等入川,镇压西征大军。646年3月,清廷派靖远将军苏豪格亲王入川。清军南下时,明朝川陕总督范以恒、兵部四川总督王也从泸州得知要进攻西征大军。重庆,在东部,驻扎在杨展,明军在那里会师,士兵袭击西部军队占领四川南部的县。

在最后的时间里,大西政权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绝境。四川周边的危险不在我们手中,大西政权无险可守,形势岌岌可危。张只能选择带领自己的部队逃离绝地的四川和四川。一是派西征大军十余万人东进,试图沿长江再次东进湖北。他在彭山被杨展打败,回到成都。南方的泸州,明军势力强大,正在组织对成都的反攻。张的军队士气低落,所以它既不能向东也不能向南,而只能向北。于是他点起车马,趁四面八方的敌人还没把他挤成齑粉,就撤出了成都。

(张在蜀中杀了许多官吏)

在张看来,如果他北上汉中,撤退时可以留在,可以算是刘备。然后根据相关事实,可以刺探中原,这是武将之道。只是坐在四川盆地,像什么都不做一样,是自我毁灭的方式。这时,张还没有与清军交手,其战斗力还不清楚。然而,李自成的倒台也让张感觉像一只被用来杀狐狸的兔子。北上之前,他预感到此行可能会出事,于是问道:“我也是英雄,不能丢下小儿子被俘虏。你终究会成为王子的。明朝正统三百年,或许不是绝无仅有,但也是天意。如果我死了,我渴望被发现,我不是不公正的。”或许此时的张早有与南明联手之意,只是因为他曾经登上过皇帝宝座,挖过朱的祖坟,不好再去联合家族。

(其余西军成为反清主力)

至于张为什么没有选择南撤,那是因为张别无选择。四川南部仍属明朝势力,张北上御敌。即使他输了,他也是个英雄。但如果清军来到北方,张没有抵抗,而是逃到南方,还在阵痛中作战,那就很难称得上英雄了。不要觉得这种心思太小家子气,说君子能屈能伸。对于这种叛军首领来说,面子活命是很重要的。

清军以极快的速度南下,豪格命令鳌拜进军,攻打何震。孙守法、王冠恩、吴大定、何震落败。到1646年11月,豪格军从陕西进入四川,张的部下刘金忠在百丈关向豪格投降。蜀中,防御北兵历来是以守汉中为先锋,以守阆中为殿后。现在清军来的快,还没等大西军部署就已经突破了屏障,把本来可以是防守反击的优势战变成了平原野战。

张可不知道他会这么回去。在第一次交战中,由于他轻查地形,在斩首行动中被清军特种部队击毙。

到了明末,张的思想发生了变化。张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攻克重庆、成都后,明朝崇祯十七年(1644年),农历十一月十六日,张在成都称帝,建国取名大西,改称大顺,成都取名西京。

大溪政权设置了大约宰相、六部尚书等文武官员。命王“为左丞相,为右丞相”。以王国林、蒋鼎钧、龚万晶为大臣。

西方国家颁布了“田童历”;成立钱局,铸造“大顺鲍彤”币;考士,选士30人,任命为县官。颁布了一项法令,免除中国西南地区各族人民三年的边境税。

张有严格的命令,严禁“擅自招人”、“收人之言”、“娶本地女子为妻”。违者必究。

顺治二年(明朝弘光元年,1645年)夏,南明皇帝朱友松被满清军队俘虏,在京被杀,明朝灭亡。

11月,满清派何以定西将军的身份进军四川,并派人引诱张投降。信中说,“张之乱乃明朝之事”,并表示理解。“张,如果他知道合适的时机,率领所有的人回来,他就成了‘朱ó’,而他的后代将永远享有财富”。并扬言“若静观其变,不趁早迎接投降,大军将至,悔之晚矣”。面对满清军队的压力,张没有向南撤退,而是北上迎击满清军队。这有两个原因:

首先,张对满清民族的入侵极为不满。

在张看来,国家内部的战争是内政,南明帝可以被农民军推翻,但死在满清民族手里是国家的不幸。因此,面对满清军队的威胁和利诱,他不仅嗤之以鼻;反而产生了与明军结成统一战线的想法,坚定了抗击满清民族入侵的决心。

顺帝三年,清朝改派太子苏为靖远将军,与吴三桂等人一起,指挥满清军队进攻大西国政权。豪格率领清军攻占汉中。张弃了成都,分兵四路,各引十余兵到陕西,北上迎击清军。张的军队在西充凤凰山与清朝将领率领的八旗作战,损失惨重。张在河边观战,被清军射杀。之后,、、李定国、艾能奇四个养子按照张的旨意,率军南撤,继续与清军作战。

第二,看到明朝还有一定的军事实力,我认为明朝不会灭亡。

当时加入明朝的,带兵占领川南各县,率一个师北上,在彭山河口与张的部队激战。张大败而回成都。杨展从南面接近成都;明朝王派曾瑛为连长,王祥为合兵,合力进攻,阻止张东进。

在这种情况下,张不想与明军作战,而是转向陕西汉中与清军作战。在张决定放弃成都之前,他“杀了他所有的妻妾和一个年幼的儿子”。他对养子孙可望说:“我也是一个英雄,我不能让我的小儿子被俘虏。你最终会成为王子。明朝三百年,正统不一定是唯一的,也是天意。如果我死了,我渴望被发现,我不是不公正的。”表明了张联合明抗清的决心。认为不顾满清民族的入侵,继续对抗明朝是不公正的。可惜的是,张等起义军没有军事家,没有像后世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样,形成反对满清入侵的民族统一战线,而是不断内斗,消耗力量。

张死后,他的部将、李定国、、艾能奇、冯等率领农民军南下。,又被重庆的明军曾挡住去路。农民军杀了曾鹰后,继续向贵州转移。最后与南明联手对抗清军,在西南各省广大地区作战,历时近20年,直至清朝康熙年间。

张打了一辈子仗,但他不是菜鸟。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

由于张在四川的暴行,四川对大西政权的反抗愈演愈烈。

明增应占领重庆,占领川南,曹勋驻守利州、雅州,巡抚马干驻守贺州,都督手下大学士王被派往遵义,向明军扩散,时刻谋划着发动反攻。

同时,由于只破坏不生产,大西军中再次出现粮荒,战斗力严重下降。在这种情况下,被围困的成都只能等死,另寻出路是必然的。

张钟弦计划放弃成都,顺流而下,进入湖广休养生息,然后经湖北进入陕西。

为什么不去南方?因为从川南到贵州、广西等地,眼下都有明军把守,要打败他们并不容易。而且这些地方都是山,比较穷,养不起大西军的军队。相对而言,实力空虚而富的湖广才是张的目标。

1646年7月,张率30余万大军,带着数千战船,带着数不清的金银财宝,从成都出发,直下江面。

当西征大军行进到离成都150多里的江口镇时,遭到了明朝将军杨展的伏击。半数以上的士兵伤亡惨重,损失惨重。大部分船只和财宝沉在彭山县江口镇水域。这就是张中著名的“江口沉银”。

河口被堵,张不得不逃回成都,又不能走水路,只好走陆路。于是张决定取道川北直接去陕西,因为在川北,大西军总司令刘金忠率领的数万大军驻扎在保宁,有人接应。这是一条安全的道路。

于是率军北上,经过近半个月的行军,暂驻西充县凤凰山。

因为当时他还没有搞清楚汉中的实际情况,也没有放弃从川北再走水路进入湖北的想法。他派斥候打听汉中,下令砍树造战船。

让张没想到的是,汉中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清军攻陷Xi安后,主力转移,陕西只剩下少数兵马。

驻守汉中的大顺将军何震,计划乘机夺回Xi安,率军攻城。多尔衮当即下令鲁战场太子苏率军增援安,击退何震,而留守汉中的大顺军大将马可则在何震背后捅了一刀,向豪格投降。就这样,清军不战而屈人之兵占领了汉中。

而且看到了清军的巨大潜力,大西凉军总司令刘金忠已经向太子苏霍格投降,成为清军的向导。

张本身并没有做好抗击清军的准备,他也不知道刘晋中已经投降。他留在凤凰山,只是等待。清军在消灭李自成及其部队后,决定进攻张。

于是,在满洲第一勇士鳌拜的率领下,清军前锋“一昼夜行军三百里”。五六天,他从川北逼进凤凰山,偷袭成功。张被射死,大西凉军措手不及。一片混乱,瞬间分崩离析。

因此,张的北进在东方受阻后来到了川北,他计划采取下一步行动。他并不想与清军正面作战,他的想法是进入湖广,再获得一次回到家乡陕西的机会。只是他不了解汉中和川北局势的变化,又因为清军行动太快,一战大败西凉军,这个枭雄最后被杀在凤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