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经常被迫诉诸战术。例如,由于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是俄罗斯的邻国,西方国家,尤其是北约,急于拉拢这些国家加入西方阵营。西方国家当然不是想着这些国家,而是想把它们变成一个又一个的棋子,成为对抗俄罗斯的前沿阵地。说白了就是拿来当炮灰。为了让他们加入西方阵营,西方世界会无所不用其极,俄罗斯也会不择手段。

一、这场战争是西方世界拉拢的。当时格鲁吉亚当选总统萨卡什维利决定走亲西方路线,因此与西方保持联系。与此同时,萨卡什维利也想扩大自己和格鲁吉亚的影响力,所以他敢于在俄罗斯的“家门口”发动战争,并试图占领土地。格鲁吉亚之所以敢发动战争,主要是因为北约的承诺。如果俄罗斯干预,北约也会干预。

萨什维利

于是萨卡什维利发动了战争,结果俄罗斯第58军迅速集结介入,俄罗斯雷霆击败了格鲁吉亚。如果不是俄罗斯手下留情,萨卡什维利可能已经走了,俄罗斯空天军战机在他的平台空上空盘旋示威。当萨卡什维利向北约特别是美国求援时,美国表示希望双方保持冷静,通过对话来谈。

俄罗斯军队

2.在吞并了土地,支持了格鲁吉亚这个地方武装之后,西方世界把矛头指向了乌克兰。作为苏联的重要加盟共和国之一,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与俄罗斯关系密切。乌克兰也是连接俄罗斯和西方国家的重要桥梁。同时大面积与俄罗斯接壤,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此,西方国家又开始打乌克兰的主意了。即使取其内容,对西方也是有利的。

乌克兰战争

于是,在西方世界的策划下,乌克兰爆发了内乱。其中一部分人希望脱离俄罗斯,加入西方阵营,另一部分人则主张与俄罗斯保持关系,因此存在分歧。加上西方势力的介入,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西方世界希望遏制俄罗斯。结果俄罗斯出兵吞并克里米亚,还支持东乌克兰的武装。乌克兰内战爆发以来,乌克兰的西进有所缓和。

克里米亚半岛

三。给一个严峻的教训如果关注世界局势的人会知道,今年9月,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南高加索地区再次爆发冲突,这场冲突甚至达到了战争的程度。由于阿塞拜疆做了充分的准备,并且得到了土耳其的公开支持,所以阿塞拜疆在冲突中占据了巨大的优势,这对亚美尼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亚美尼亚被孤立,伤亡惨重,在纳卡失去大量土地,但俄罗斯长期不介入。

纳卡冲突

俄罗斯之所以不介入,是因为亚美尼亚近年来也走上了亲美道路,开始与西方频繁接触。由于高加索地区是俄罗斯的“后花园”,亚美尼亚的地理位置与格鲁吉亚相同,俄罗斯不愿意让他们靠近美国。所以俄罗斯想利用这次纳卡冲突给亚美尼亚一个亲美势力的教训。最后,它将在亚美尼亚遭受重大损失的时候进行干预,一旦干预,冲突将立即停止,以避免亚美尼亚遭受更多痛苦。因此,为了国家安全,俄罗斯对试图拉拢其邻国的西方国家采取了许多措施。

俄罗斯主要有三种工具。

第一个工具是能源。俄罗斯能源丰富,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前苏联的许多邻国需要俄罗斯的能源供应。俄罗斯也是中亚和其他国家能源出口的过境国。没有俄罗斯,其能源出口就没有出路。2000年代,俄罗斯和其他独联体国家签署了大量能源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俄罗斯向这些国家提供优惠的能源价格,同时获得能源基础设施的控制权,如油气管道和电网。俄罗斯经常利用其邻国的能源依赖来推进其外交政策目标。

根据2010年的《哈尔科夫公约》,乌克兰同意将黑海舰队克里米亚基地的租期延长25年,而俄罗斯同意对乌克兰的天然气出口价格给予25%的折扣,总价值为400亿美元。但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迅速撕毁哈尔科夫协议,要求乌克兰支付天然气进口全价。

莫斯科还通过补贴能源价格推动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正式加入欧亚经济联盟,通过允许白俄罗斯进口俄罗斯打折石油再出口吸引其加入欧亚经济联盟。

然而,俄罗斯实际上依赖于乌克兰等过境国的能源基础设施。例如,乌克兰已经多次切断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这种依赖和不安全促使俄罗斯试图建立替代西欧的管网,如土耳其溪和南溪。

第二种工具是财政支持和债务约束。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莫斯科向亚努科维奇政府提供了价值150亿美元的短期融资,以换取乌克兰放弃与欧盟的结盟协议。莫斯科还通过限制或部分减免双边债务,迫使/诱导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服从莫斯科的意愿。

第三个工具是移民和汇款。2000年以来,独联体非能源出口国经济增长缓慢,而俄罗斯经历了石油繁荣,对外国劳工的需求增加,促进了独联体国家对俄罗斯的劳务输出。根据俄罗斯联邦移民局的数据,截至2014年12月,居住在俄罗斯的独联体工人总数超过450万。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特别依赖来自俄罗斯的汇款,因此他们特别担心莫斯科会禁止他们的移民入境或驱逐他们。俄罗斯利用移民问题敦促吉塔加入欧亚经济联盟。

但是,以上工具未必有效。俄罗斯多次断气乌克兰,但并未迫使乌克兰重回怀抱。2009年,俄罗斯向白俄罗斯提供紧急贷款,但白俄罗斯并未如莫斯科所愿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2009年初,莫斯科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了总价值2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和水电投资,以促使吉尔吉斯斯坦关闭境内的马纳斯/克洛克-0军事基地。但是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总统并不买账。他刚刚从莫斯科获得3亿美元后与美国达成了一项新协议。

(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库尔曼贝克·巴基耶夫)

这些胁迫性和诱惑性的工具之所以失效,从根本上说是因为俄罗斯的实力、发展模式和发展前景对其周边国家的吸引力不够。俄罗斯只能暂时拖住这些国家。长此以往,俄罗斯和这些国家会渐行渐远。

1.俄罗斯做事一向简单粗暴。周边国家也是如此,无一例外。比如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在乌克兰基辅亲美派和亲俄派发生激烈冲突,无力顾及克里米亚的情况下,莫斯科的决策层闪电般出手,几天之内就瓦解了驻扎在克里米亚的8万乌克兰军队(其中6万加入俄军,2万撤回乌克兰)。从策动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到被俄罗斯军队“小绿人”直接占领,最后以“公投”方式让乌克兰人民加入俄罗斯,莫斯科做的这一切都没有让世界做出反应,基辅甚至没有做好打或谈的准备。当国际社会和乌克兰回过神来,开始用政治和经济制裁压迫俄罗斯谈克里米亚归属的时候,俄罗斯像闪电一样在乌克兰东部挑起事端,让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成立两个共和国,然后大批“公民志愿军”武装与乌克兰政府军作战,从而把整个乌克兰东部变成战场,迫使国际社会和乌克兰实际上“忘记”克里米亚,因为乌克兰的大火已经来不及了。在这一点上,俄罗斯普京政府只要抓住机会,就毫不犹豫地对周边国家进行闪电式打击。不顾国际社会的感受,在奥运会开幕当天对格鲁吉亚使用军事力量。只要时机合适,俄罗斯就敢出手。

2.俄罗斯也吸收了美欧的“精”手段。以我经历过的克里米亚为例。俄罗斯邀请了当时世界各地的近2000名记者,以“公开透明”的方式采访包括鞑靼人在内的克里米亚“反对派”,还会热情地为各国媒体记者“安排”各种“人”接受采访。这一套,尤其是宣传这一套,其实是美欧党的一套。于是,各种媒体在采访“丰富”的资源时,不自觉地陷入了俄罗斯设计的宣传套路;“公投”的方式是美欧在南联盟和世界其他国家屡试不爽的“民主方式”,而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使用的就是这种方式。因为这些地方的俄罗斯人占绝对多数,民众不满基辅的乌克兰政客多年来对乌龙面和克里米亚本身的歧视,所以“公投”的结果可想而知。即使动用武力,俄罗斯军事决策者也不再由车臣或格鲁吉亚直接暴力出兵,而是让没有任何军事标志的正规军和哥萨克人或车臣人充当“志愿军”。这样既可以避免大量人员伤亡带来的国内压力,也可以让美欧不知所云。和乌克兰东部一样,战争已经进行到第四个年头了,但是俄罗斯一直没有说要对谁宣战,美欧也不知道怎么对俄罗斯宣战。

3.打架之外的“拉”的手段也用得很精巧。比如,我在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采访时,遇到大批乌克兰大妈声讨基辅的统治者。原因是事发后基辅马上停了他们的养老金,而俄罗斯马上说赔,三倍!这让大妈们激动的走上街头面对记者,骂基辅:“我们爱国,但是我们要吃饭!”这种方法也被用来肢解驻扎在克里米亚的乌克兰军队。当时俄军派战友(都是前苏军)去游说乌克兰驻军,说:只要你加入俄军,马上加薪两倍,马上合租房子!这对很多克里米亚本地人,尤其是曾在苏联军队服役的乌克兰军官来说,颇具吸引力。因此,驻扎在克罗地亚的乌克兰军队实际上毫无抵抗地集体加入了俄军。当然,俄罗斯也足以保护听自己话的政客。比如乌克兰被罢黜总统出逃被困,俄罗斯特种部队立即飞进乌克兰,用直升机把前总统直接带进俄罗斯,从决策到行动只用了40分钟!

4.单手使用能量也是“卡脖子”妙招。乌克兰虽然天然气资源丰富,但主要在东部地区,没有被开采。多年来,它几乎是由俄罗斯免费提供的(一个家庭每月只需一美元)。所以,当乌克兰决定向西方投资时,俄罗斯只告诉乌克兰要“市场价格”,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就出现了致命问题。包括这个冬天怎么过,是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