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黑海的前苏联国家格鲁吉亚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一举成名。格鲁吉亚有两个独立的地区: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这两个地区实际上都摆脱了格鲁吉亚的控制,处于俄罗斯的势力保护之下。北京奥运会开幕当晚,格鲁吉亚出兵南奥塞梯,结果俄军迅速反击。

此后这个国家一直在争取加入北约,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如愿,主要是因为北约规则的阻碍和德法的反对。且不说俄罗斯如何应对,德法作为欧盟的两驾马车,都不愿意进一步激怒俄罗斯。毕竟,从欧洲和平与稳定发展的角度来看,俄罗斯是一支重要的地区力量,尤其是在军事上。所以,虽然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下了很大功夫,以至于格鲁吉亚首都都有布什大道,但格鲁吉亚始终没有如愿以偿。

另外,就北约的规则而言,当一个国家出现领土争端和战争冲突时,它是没有资格加入的。毕竟,北约集体安全措施的核心是共同防御。假设一旦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当格鲁吉亚进入上述两个实质上独立且附属于俄罗斯的领土时,虽然格鲁吉亚加入了北约,但俄罗斯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迅速维护自己在国内的利益。这个时候,不是俄罗斯应该做的。很尴尬的是北约。如果北约启动集体防御,就意味着与俄罗斯的直接军事对抗。一方面,在俄罗斯家门口未必能赢;另一方面,后果不堪设想。但如果北约不履行承诺,北约的核心原则就会受到挑战,北约存在的意义也就失去了。

因此,尽管北约秘书长表示格鲁吉亚未来将成为北约成员,但格鲁吉亚的入盟条件必须明确表明格鲁吉亚入盟后北约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上的立场。目前北约存在的意义更多的是集体安全,更多的是威慑水平,而不是真正的武器和俄罗斯进入战场。而且一旦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俄罗斯很可能会采取和克里米亚一样的做法,即让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投票加入俄联邦。

【独家原创】

美国和北约对格鲁吉亚有各种各样赞扬,但就格鲁吉亚本身而言,现在它对北约成员资格越来越不重要。2008年的战争,2014年乌克兰的“前车之鉴”摆在眼前。北约虽好,远水救不了近火。争取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平衡是格鲁吉亚的立国之本。

格鲁吉亚新总理姆穆卡·巴赫塔泽

在布鲁塞尔首脑会议的宣言中,北大西洋联盟29个成员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重申,格鲁吉亚的改革取得了重大进展,这些改革正在帮助格鲁吉亚朝着加入北约的目标迈进。在北约峰会期间,特朗普与格鲁吉亚总统乔治·马格韦里进行了短暂的会晤,并对格鲁吉亚进行了称赞。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也证实,盟国将参加明年在格鲁吉亚领土上举行的北约-格鲁吉亚联合军事演习。

不过,36岁的新总理姆穆卡·巴赫塔泽虽然年轻,但心思沉稳,希望与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在逐步融入欧盟和北约的过程中安抚俄罗斯。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之间的双边贸易一直在稳步增长。2017年,双边贸易额达到10.8亿美元。2018年1月,俄罗斯成为格鲁吉亚最大的出口伙伴。

北约秘书长宣布格鲁吉亚将成为北约成员,这对俄罗斯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北约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扩张领土,减少俄罗斯在黑海南部边缘的战略空,更是为了长远打算。如果北约能够成功控制格鲁吉亚,下一个要解决的目标就是阿塞拜疆。这样一来,西方就可以染指里海的油气资源,然后才有可能将北约的势力扩大到中亚。如果是这样,俄罗斯将面临巨大的困难。原因如下:1。北约将加强对土耳其和伊朗的威胁,这将压制俄土关系,给俄伊关系制造更多不确定性。2.俄罗斯与中亚的边界是俄罗斯的力量软肋,离俄罗斯的核心工业区和核心农业区都不远。一旦北约渗透中亚,俄罗斯将腹背受敌。3.俄罗斯出口的油气资源约有一半来自中亚和里海,俄罗斯只是中间人。如果这一收入被切断,俄罗斯的财政将面临巨大困难,这将长期危及俄罗斯的国运。

显然,俄罗斯不会坐视北约吞并格鲁吉亚。在当前形势下,如果俄罗斯出兵占领格鲁吉亚,不仅会破坏当前对俄罗斯有利的国际形势,还会使俄罗斯陷入更大的困境。因此,俄罗斯可能会退一步,进一步加强对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和中亚五国的控制,以阻止北约进一步深化。此外,有可能进一步加大与伊朗的合作,也有可能进一步挑起格鲁吉亚内部纷争,力图搞乱格鲁吉亚。北约可能会利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宿怨来破坏俄罗斯的阴谋,但这可能会刺激土耳其。

总之,北约收编格鲁吉亚十有八九是一部全球大片的前奏,看客看得热闹,也是一场全球媒体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