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8日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十年前,格鲁吉亚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在同一天发布了在南奥塞梯发动军事行动的命令,随后战争开始了。战争期间,格鲁吉亚一度夺取了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

但随后,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下令俄军对格鲁吉亚进行反击。最终,格鲁吉亚损失惨重,俄罗斯赢得了五日战争。

(2008年参战的俄军)

如今,十年过去了,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依然从政,继续以总理身份领导俄罗斯。战争的另一方,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早已成为“无国籍”人士,在欧洲大陆避难。

8月7日,梅德韦杰夫接受了俄罗斯《生意人报》的专访。他说,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是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他指责萨卡什维利的军队进行了不人道的犯罪活动,并袭击了在茨欣瓦利的俄罗斯维和部队。

因为是萨卡什维利在这个站姿上开了第一枪。

(俄罗斯装甲部队进入茨欣瓦利)

梅德韦杰夫在采访中表示,2008年的俄格战争并不是俄军要推翻格鲁吉亚政府或者“绞死萨卡什维利”。俄罗斯的目的是将格鲁吉亚军队赶出南奥塞梯,防止格鲁吉亚再次对南奥塞梯发动军事行动。

在谈到战争进程时,梅德韦杰夫还表示,他希望与格鲁吉亚恢复外交关系。因为俄罗斯和格鲁吉亚自俄格战争后就中止了外交关系,格鲁吉亚也退出了独联体。

(俄格战争中的一名俄罗斯士兵)

然而,梅德韦杰夫恢复与格鲁吉亚外交关系的愿望很可能只是一个感情问题。与俄罗斯存在深刻的利益冲突,其中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问题最为突出。

苏联解体后,民族主义者加姆萨胡尔迪亚和前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控制的格鲁吉亚政府逐渐失去了对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控制。其中,民族主义者Gamsa Hurtia是罪魁祸首。他试图把格鲁吉亚变成格鲁吉亚的格鲁吉亚,无视阿布哈兹人、奥塞梯人和俄罗斯人的权益,最终导致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动乱。最终,经过14个月的战争,格鲁吉亚军队被击败,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在俄罗斯的支持下摆脱了格鲁吉亚的控制。

(1993年阿布哈兹战争)

萨卡什维利是另一个加姆萨胡尔迪亚,他也是一个带有民族主义的亲西方人士。因此,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的关系越来越差。

2008年战争失败后,格鲁吉亚基本失去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最后这两个地方宣布独立,接受俄罗斯的保护。

目前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实际控制人是俄罗斯。格鲁吉亚不可能在这样的前提下与俄罗斯恢复外交关系。梅德韦杰夫十周年的采访对格鲁吉亚来说并不重要。

这个问题的描述不够全面。梅德韦杰夫在接受《生意人报》采访时还表示,格鲁吉亚不应该加入北约,否则将面临严重后果。在发出战争威胁后,他为当年的军事行动辩护,解释俄军之所以在距离第比利斯十公里处停下来,是“为了防止暴力进一步升级。不仅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局势稳定,俄罗斯与欧盟和其他国家的关系也相对和平。”最后提出了与格鲁吉亚恢复外交关系的建议。和美国一样,也是给不听话的小国一记耳光。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存在国家根本利益冲突,目前不具备复交条件

如果俄罗斯想与格鲁吉亚恢复外交关系,有两个障碍:第一,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俄罗斯十年前不仅通过战争瓜分了格鲁吉亚的领土,还拉了一帮小弟(比如叙利亚)承认这两个“独立”的国家。俄罗斯不可能承认这两个“国家”是格鲁吉亚的一部分。在领土问题上,任何格鲁吉亚领导人都不能让步。不能收回是一回事。如果这块领土被公开放弃,那将意味着政府的垮台。如何解决两国恢复邦交的问题?连“搁置争议”都难。第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是十年前的战争让格鲁吉亚有了强烈的离心倾向。不得不说,北约成员资格对俄罗斯周边的小国很有吸引力,因为可以给他们安全感。这涉及到格鲁吉亚的国家战略方向,与俄罗斯的根本利益相冲突。俄罗斯大选前,美国军舰驶往格鲁吉亚港口,“显示我们保护盟友的决心”;在俄格战争十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理发出了新的战争威胁。在这种情况下,两国如何恢复正常外交关系?

在与俄罗斯的冲突中,格鲁吉亚的不自量力和“自重”态度无疑吃了大亏,导致国家分裂,政府垮台;但俄罗斯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独联体名存实亡,周边小国离心倾向,地缘政治环境日益严峻。虽然俄罗斯可以用蛮力制服格鲁吉亚这样的小国,但它失去了一个国家的民心。为什么要成为敌人?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不都应该反思一下吗?

2008年8月8日爆发的俄格“五日战争”是新俄罗斯的分水岭。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被称为“新俄罗斯”。新俄罗斯的缔造者叶利钦在20世纪的最后时刻把俄罗斯的接力棒交给了普京,这是第一个分水岭。从俄罗斯接手的普京充分利用了能源市场的井喷时代。因为9·11的机遇期,美国全力反恐,美国制服车臣,打击寡头。这四件事得到了俄罗斯人民的认可,提高了俄罗斯的国际地位,使俄罗斯人民的福利和幸福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当时俄罗斯的经济前景和民主愿景值得期待。俄罗斯和西方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俄罗斯加入欧美金融和市场体系的计划正在接受欧美国家的“评估”,俄罗斯的前景似乎一片光明。然而,一场俄格五日战不仅吓到了第比利斯和萨卡什维利,也让俄罗斯脱离了原来的轨道。最重要的是间接披露了梅普的“二人转”,向世界展示了普京“你有政策,我有对策”的智慧。

俄战爆发时,普京正在参加奥运会开幕式。命令是时任总统的梅德韦杰夫“下达的”,“决心”是普京下的。至此,人们知道,在俄罗斯的政治体制中,总理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命令总统。某种意义上,也是俄罗斯“内部民主”的体现。为什么俄格战争是俄罗斯的又一个分水岭?因为俄格战争打出了俄军久违的威风,俄罗斯人民重拾了战斗民族的情怀。普京此时虽然只是总理,但威望比不上梅德韦杰夫总统。俄罗斯人民对俄罗斯尽快重返世界舞台中央的渴望,从此绑架了普京和俄罗斯的方向和行为准则。从此,俄罗斯放弃了“忍”的政策,走上了与美国对抗的道路。当美国试图随乌东扩北约防线时,黑海出海口克里米亚“回归”,乌龙面顿巴斯地区被分离。当中东的朋友巴沙尔呼救时,俄罗斯军队出现在叙利亚。巴沙尔的地位暂时保住了,俄罗斯人的面子也保住了。然而,当我们回头看俄罗斯经济时,发现俄罗斯仍在为油气而战,与欧盟金融体系的联系被切断,市场体系比过去更加不完整,工资福利等民生问题不如2008年,但养老金却不得不通过延迟退休年龄来“稀释”。唯一的亮点是普京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展示的“七大杀手”。不过,估计在普京的政治生涯中几乎不会用到。因为这些武器的生产毕竟要靠资金支持。

经常听到有人批评美国的财富在赚战争钱,但我很纳闷,俄罗斯参战的机会很多,但为什么俄罗斯没有富起来?进入21世纪,美国参与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叙利亚和利比亚的内乱也只有美国有限的参与。俄罗斯参与了俄格战争和叙利亚战争,克里米亚入俄和乌克兰东部冲突也有有限的参与。事实上,美国和俄罗斯是平等的。所以政治正确的判断经不起推敲。应该说,普京是个聪明人,他不可能看不出俄罗斯缺什么。所以,普京正在为自己的“后时代”做规划。就任新总统以来,普京的锋芒明显减弱。在双面间谍案和美英法联合打击叙利亚目标后,普京对西方的态度发生了明显变化。首先,积极响应特朗普缓和美俄关系的提议,在赫尔辛基举行“双总会”。其次,是对伊朗核协议的态度。按理说,俄罗斯应该最坚决地支持伊朗。但是,大家都清楚,在伊朗问题上,俄罗斯甚至不如法德积极。现在,伊朗正被说服从叙利亚撤军。再者,关于国际问题,梅德韦杰夫最近一段时间突然走到前台。在俄罗斯的政治体系中,总理主要关注内政。过去两年,梅德韦杰夫很少就国际热点问题发表看法,但最近他多次就顿巴斯问题、叙利亚问题和格鲁吉亚问题发表看法。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吗?普京是想让梅德韦杰夫再次走上前台吗?对于普京的继任者有很多猜测。虽然提到了梅德韦杰夫,但似乎梅德韦杰夫的人气并不强。其实梅德韦杰夫一直是普京的首选,原因有三:一是梅德韦杰夫担任过总统,有过总理和总统的经历,自然熟悉。第二,梅德韦杰夫的政见有些偏向西方,有利于缓和与西方的关系。第三,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关系是“老铁”。梅德韦杰夫将来执政肯定会照顾普京一家,就像普京没有清算叶利钦一家一样。至于梅德韦杰夫在俄格战争十周年之际发表与格鲁吉亚改善关系的言论。我是这样理解的。我觉得这是普京有意安排的。一方面,梅德韦杰夫这样说更有意义,因为俄格战争期间,梅德韦杰夫毕竟是总统,战争的命令毕竟是梅德韦杰夫下达的。当梅德韦杰夫谈到改善关系时,格鲁吉亚感到更加自豪。二是让俄罗斯民众意识到普京是站在梅德韦杰夫一边的,让俄罗斯民众在心理上重新开始接受梅德韦杰夫。三是向西方,特别是向美国发出信号,缓和关系,因为美国人更愿意和梅德韦杰夫打交道。

以上是我个人的理解和观点,欢迎讨论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