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人高估了西方,低估了俄罗斯,也高估了自己...

从技术上讲,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不计后果地发动了战争,在南奥塞梯取得初步军事胜利后,他开始攻击驻扎在那里的俄罗斯维和部队。

萨卡什维利可能过于相信美国的承诺或他自己的军事实力。

战前格鲁吉亚人口300多万,军队2万多。海空陆军几乎在个位数,只有9架作战飞机,只有128辆坦克能被击中。

就此而言,萨卡什维利在占领茨欣瓦利后,命令格鲁吉亚军城内外的俄军驻地进攻。俄罗斯维和人员猝不及防,数百人死伤。

格鲁吉亚如此鲁莽,竟然敢以弱欺强,以小欺大,让全世界目瞪口呆。

俄罗斯自然生气了。

俄罗斯军队的战备水平非常高。每年都会组织几次几万到几十万人的军事演习。格鲁吉亚这样的小国,大兵团、大规模作战、纵深作战经验丰富,对付它是小菜一碟。

当格鲁吉亚人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俄罗斯的报复在几个小时内就向他们袭来。

不久,俄罗斯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紧急会议,决定将格鲁吉亚军队驱逐出南奥塞梯。

总统令下达后,俄军第58军在2小时20分钟内完成了包括燃料和弹药补给在内的所有战斗准备,迅速展开战斗行动。

两万多俄军进入南奥塞梯后,沿着公路行进,迅速进入茨欣瓦利周边地区,在炮兵、航空兵空士兵的掩护下,向数万格鲁吉亚军队发起进攻。

仅仅几个小时,一度“大胜”的格鲁吉亚军队的火力就被俄军彻底压制。在俄军的攻击下,他们被切成了碎片,军队各部完全失去了统筹协调的能力,只能无奈撤退。在高速公路上,到处都是被摧毁的坦克、战车、装甲车和汽车。在俄军的强力进攻下,格鲁吉亚军队几乎溃不成军。

面对军队的崩溃,萨卡什维利想到了自己的美国盟友,但此时“刷卡时为零”。

美国人知道战斗民族的脾气,这显然是格鲁吉亚的错。美国人无话可说,只能适时调解。

什么时候是好时间?自然要等俄罗斯人发泄情绪,感觉好了。

于是,萨卡什维利别无选择,只能频频向俄罗斯抗议,向国际社会呼吁。

以卵击石,代价和后果自然沉重。

几乎在战争一开始,俄军就完全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不仅进入南奥塞梯的格鲁吉亚军队陷入重重包围,格鲁吉亚首都也受到直接威胁。从空出海那天起,俄军空军就处于全面掌控之中,彻底切断了对格鲁吉亚可能的外援。

除了军事,俄军还对格鲁吉亚的网络和通信发动了大规模攻击。格鲁吉亚的官方网站完全瘫痪,通讯指挥系统几乎崩溃,而这只是战争的开始。

小格鲁吉亚如何抵挡俄军铺天盖地的立体攻势?

6天后,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战争结束,俄军撤出格鲁吉亚。又过了十天左右,双方断交。

在这场战争中,格鲁吉亚彻底失去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个共和国。

格鲁吉亚军队死亡215人,受伤1469人,而俄罗斯军队死亡74人,受伤171人。伤亡主要是战争初期格鲁吉亚军队对俄罗斯维和部队的突然袭击。

格鲁吉亚的教训极其深刻。靠山的山会倒,大家都可以跑。我相信美国人会帮忙?格鲁吉亚人太天真了。

阿布哈兹战争的直接后果是格鲁吉亚失去了对阿布哈兹的控制,使格鲁吉亚成为一个分裂的国家。这也是2008年南奥塞梯战争的原因之一。

1991年苏联解体后,过去一直被压制的民族矛盾变得异常突出。波罗的海国家的反俄活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纳卡战争,中亚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内战和骚乱,德涅斯特河左岸与摩尔多瓦和罗马尼亚的战争,甚至2014年的车臣战争和顿巴斯战争,其实都是苏联解体后民族矛盾激化的结果。

阿布哈兹也不例外。它的战争起源于格鲁吉亚和阿布哈兹民族之间的冲突。在高加索地区,民族众多,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布哈兹和信仰基督教的格鲁吉亚经常发生冲突。

1989年,拥有50万人口的阿布哈兹要求脱离格鲁吉亚。他们要求恢复他们在格鲁吉亚的自治,否则他们将离开格鲁吉亚,单独加入苏联。这时,格鲁吉亚民族主义者加姆萨胡尔迪亚大力鼓吹“格鲁吉亚人的格鲁吉亚”。他要求废除阿布哈兹、俄罗斯和奥塞梯的官方语言,改用格鲁吉亚语。此外,他是一个受到西方支持并强烈反对苏联的人。在这些民族主义者眼里,格鲁吉亚的少数民族是二等公民,只是格鲁吉亚人的附庸。

1990年,加姆萨胡尔迪亚成为格鲁吉亚领导人,后来成为格鲁吉亚首任总统。这个人虽然仓皇出逃,被赶下台,但是已经加深了印象,加深了阿布哈兹和格鲁吉亚的民族矛盾。

早在1991年至1993年初,双方就发生过多次交火和种族冲突。为了保卫家园,阿布哈兹人纷纷参战,使得阿布哈兹在战争中创造了数万人的武装力量。阿布哈兹的格鲁吉亚民兵也拿起枪来协助格鲁吉亚政府军。格鲁吉亚军队在对阿布哈兹的战争中被击败了。

直到1992年,前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从莫斯科来到第比利斯,成为格鲁吉亚新总统。他与美国和北约关系密切,希望获得支持以平定阿布哈兹。当然,他非常清楚,他必须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在不激怒俄罗斯的情况下镇压阿布哈兹叛乱。

当年8月14日,谢瓦尔德纳泽任命基古阿为进攻阿布哈兹的指挥官,对阿布哈兹发起新的攻势。格鲁吉亚军队在前线用重火力攻击,后方的格鲁吉亚民兵清洗阿布哈兹人民。这导致所有阿布哈兹人站出来反对格鲁吉亚军队。

在基古阿的指挥下,格鲁吉亚军队损失惨重,但他们的前锋一直打到阿布哈兹的首府苏呼米。1992年10月,格鲁吉亚军队入侵苏呼米,占领了阿布哈兹议会大楼,整个城市几乎成了一片废墟。格鲁吉亚的军队到达了这场战争中创造的最有利的时刻,几乎看到了胜利。

然而,格鲁吉亚对外部形势的判断已经严重错误。俄罗斯不支持格鲁吉亚对阿布哈兹使用武力,并不时阻挠。阿布哈兹人民得到了来自穆斯林国家甚至车臣的反叛分子的支持。1993年,阿布哈兹人从国际军火商那里得到了大量坦克、大炮和飞机。反攻后,阿布哈兹人于当年7月占领了第比利斯至苏呼米的两条主要道路,并围困了苏呼米。许多格鲁吉亚部队放下武器逃跑,阿布哈兹人重新进入苏呼米。

就连谢瓦尔德纳泽也不得不在电视上说:“苏呼米的陷落意味着格鲁吉亚失去了宝贵的自由。”

随后,阿布哈兹人继续向南远征,追击撤退的格鲁吉亚军队。这一年,战争基本结束,格鲁吉亚战败。25万多名格鲁吉亚人被赶出阿布哈兹。在这场战争中,这两个国家互相仇视。如今,俄罗斯维和部队驻扎在此,格鲁吉亚已经失去了武力夺取阿布哈兹的能力。

纵观前苏联解体后独联体国家的一系列战争,都没有民族主义的痕迹。在这种狭隘的民粹民族主义情绪的控制下,这场灾难难以遏制。

格鲁吉亚和阿布哈兹之间的战斗发生在1992年,离现在有点远。要讲这个故事,还得从苏联解体前那段时间说起。都说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眼高手低,他把苏联玩到了人心。该独立的地区都开始独立了,不该独立的地区都叫嚣着要分离,比如格鲁吉亚。

当时为了打压格鲁吉亚独立,苏联领导人想出了分而治之的办法。你们小乔治亚不是为独立而战吗?你院子里的阿布哈兹人不想再和你住在一起了,那就建立一个共和国吧。于是,1990年,苏联大笔一挥,将阿布哈兹从格鲁吉亚划出来,成立了一个与格鲁吉亚同等地位的共和国,直属苏联,一年后苏联解体,分崩离析。格鲁吉亚也实现了独立的梦想,阿布哈兹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然而,双重标准一直存在,即使是在格鲁吉亚这么大的国家,它叫嚣着独立,却不允许阿布哈兹独立。据说格鲁吉亚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统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他的名字叫老。中文是Gamsakhurdia,所以很难记。我们就简单简称为Gam吧。小国加姆总统看都不看就掌管格鲁吉亚的三英亩土地。但他秉持大格鲁吉亚主义,极端排外,甚至说“格鲁吉亚属于格鲁吉亚人”。健谈的加姆当选第一任总统,他的口号和1999年一样。

阿布哈兹人民怎么会同意呢?只是融合而已。还有什么是属于你们格鲁吉亚人的?我们阿布哈兹人怎么了?外国人?所以,我抓住那个家伙,又开始工作了。嘴炮Gam先生自然又架起了嘴炮,叫嚣要让阿布哈兹平静下来。别看Gam的嘴炮响,真正打上战场就哑了。经过一系列无序的指挥,格鲁吉亚军队不是阿布哈兹军队的对手。加姆的吹牛技巧也被格鲁吉亚人识破了,于是格鲁吉亚士兵在1992年初发动政变,将其赶了出去。请感谢walser Naze出山主持局面。这个谢瓦尔泽简直太神奇了。苏联还存在的时候,他做过苏联的外交部长,在世界舞台上有“银狐”之称。是什么样的狐狸?狡猾。

一到,狡猾的舍瓦同志果然名不虚传。他一方面利用自己的关系积极争取欧美的支持,另一方面派出经验丰富的军事指挥官进攻阿布哈兹。于是,他立即扭转局势,攻占了阿布哈兹的“首都”苏呼米,整个局势朝着格鲁吉亚的方向发展。

这个时候,又一个强硬的角色俄罗斯该出场了。当俄罗斯看着格鲁吉亚,它要疯了。它铁了心要跟西方走,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于是阿布哈兹方面出钱买武器,然后给了舍瓦一个绊脚石。俄罗斯一出现,阿布哈兹就像修饰语一样,马上升级为开放的民族,突突突突,开了一枪。1993年,它不仅收复了苏呼米,而且将格鲁吉亚军队赶出了阿布哈兹边界,并即将向格鲁吉亚其他地区进军。格鲁吉亚的整个局势岌岌可危,不仅格鲁吉亚不是格鲁吉亚人,而且它很快会变成阿布哈兹。阿布哈兹战争至此,格鲁吉亚即将结束。

这时候嘴炮哥Gam又热情起来,说,你也不能见他,要不我用嘴炮给大家修理阿布哈兹。于是,Gam带领一帮人闹事,想夺回政权。

那时候的沃尔瑟·纳泽真的是国内外都有。加姆再次被逼宫,阿布哈兹越来越大,濒临灭亡。不过,我感谢沃尔瑟·纳泽这个老狐狸。看到阿布哈兹这么开放,我立马知道俄罗斯在后台用了修饰语。我买不起。我能怎么做呢?美国虽好,但太远了,远水不解渴,我只好向俄罗斯坦白:我错了。我们还能继续做兄弟吗?于是,1993年下半年,谢·瓦尔泽·纳泽亲自前往俄罗斯,与叶利钦签署协议,加入独联体。

俄罗斯一看,既然格鲁吉亚已经不闹了,就跟阿布哈兹说:“好了好了,别打了。你已经在境内很久了,好好玩吧~但是为了防止格鲁吉亚再闹事,俄罗斯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都没说,实际上还允许阿布哈兹独立。”私下给钱给枪,派兵掩护。

阿布哈兹战争几经波折,格鲁吉亚先输,后赢,最后又输,最终以向俄罗斯承认懦弱告终。

后来,格鲁吉亚人在感谢了瓦尔泽纳泽之后,又走上了亲欧美的道路,甚至在2008年因为南奥塞梯,为了俄格战争,与俄罗斯直接开战。格鲁吉亚人打不过俄罗斯,被俄罗斯彻底消灭。俄格关系再次恶化,格鲁吉亚也退出独联体。美国愤怒谴责,没有看到一个美国士兵为格鲁吉亚冲锋陷阵。

格鲁吉亚局势恶化后,俄罗斯不再视而不见,直接公开承认阿布哈兹为主权国家,并建立外交关系,不仅与阿布哈兹,还与南奥塞梯建立了外交关系。

现在,也许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在地图上仍然被标在格鲁吉亚的领土上,但事实上它们已经独立了。格鲁吉亚别无选择,只能继承第一任总统加姆的嘴炮。无论是小国的命运,还是大国的博弈,总之离俄罗斯这么近,距离太近又想靠美国自保才奇怪。虽然美国在某些人看来可能很美,但它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对抗。格鲁吉亚亲俄的日子可能不好过,但至少不会被摧毁,不会被撕裂。亲美呢?也许会有好日子,但我怕我在好日子到来之前就已经被大国博弈给弄瘸了。小国的命运就是这样。它别无选择,最终结果是格鲁吉亚。看看乌克兰吧,它只不过是格鲁吉亚的翻版。

顺带一提,这种直接出兵家门口的威胁不仅是俄罗斯干的,也是美国干的。比如当年格拉纳达走亲苏路线,美国果断出兵摧毁该国政府,成立亲美政权,还有巴拿马,直接把巴拿马总统带回美国审问。所以大国面前的小国不要换家,否则,这些国家就是一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