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 >狄云,他们从来不在同一个层次,只有同一个年龄。艺术审美分析;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狄云嫖C事件并不感到意外。自从2015年狄云首尔演唱会翻车后,专业素质极低的问题暴露无遗,微博上各种现象充斥着拜金话题,唯独没有钢琴。基本上,它表明狄云对钢琴的热爱已经开始消退,告别了国际演奏家的行列。

2000年,狄云获得肖邦金奖,一举成名。郎朗在小泽征尔音乐厅举行了一场个人音乐会,成为了一名职业钢琴家。

2003年,狄云赴汉威诺音乐学院学习,郎朗成为中央音乐学院名誉教授;

2005年,狄云在德国汉诺威未能成功毕业,郎朗接到德国总统府的飞机接送,入住夏洛滕堡皇宫。

2008年,狄云大力发展国内业务,仅在国外有少量演出。郎朗成为第一位在格莱美音乐颁奖典礼上独奏的中国钢琴家。

2009年,郎朗成为德国最受欢迎的钢琴演奏家,2004年至2017年的德国古典回声奖基本都是郎朗一人独揽。

2013年,狄云依然没能从汉诺威音乐学院毕业,郎朗在汉诺威音乐学院开设了大师班。

在钢琴演奏者中,狄云的生活水平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下降,因为商业化程度增加。即使是近几年的狄云,总体来说,中央音乐学院钢琴专业的学生也能比狄云弹得更好。

狄云的核心商业价值是CD唱片。当他在CD上录制钢琴时,他对肖邦的处理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CD是最好的水平显示,不是平均。

下面,以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红的美学核心为郎朗和狄云的层面分析;

1.基础感知层:音色、准确度、音高时长、声强。在音乐审美的基本感性层面,他不涉及专业深度的底音程,只是大众听觉的浅层审美。由音色的乐感程度、音高的精度、音程长短的控制、踏板和手指的力度组成。

这个层次属于大众审美领域。如果我们把郎朗和狄云放在大众美学的领域里分析,我们会得出一个很糟糕的结论。

1.很少有人听说过狄云的现场视频。我只听过狄云的CD录制视频MV。

那些认为狄云很帅,喜欢狄云的人不会去听狄云的演唱会和现场直播。他们对流行心理音乐的了解是狄云的CD。

正是,在狄云的CD中,音色、音高准确度、持续时间、力度都是完美的,有着肖邦音乐的优雅。但事实上,那是一遍又一遍的最优解,钢琴家的水平取决于平均水平。因此,公众得出结论,狄云听起来比郎朗的更好。这种情况几乎是99%的大众认知范围。

剩下的1%听了狄云的现场音频,对粗糙的音色、错误的音高键、一拍少了8个点、几乎微弱的对比感到失望。这群人对音乐审美有基本的认识。他们得出的结论是,狄云的钢琴水平很低。

在讨论的1%和99%的问题中,不听琴的那99%的人会谈方向,会脱离钢琴层面本身,成为一种维护和攻击的网上谩骂。带着下台和嘲讽朗朗。

2:郎朗的基本音色、音高、时长、强弱都像个怪物,没有一点差错。然后对情感表现有更高的追求。

在审美层面,基本音色、音高等因素的辨析,本身就是一种模糊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在郎朗个人风格的强烈舞台张力下,所有人都被郎朗弹琴时的疯狂所吸引。忘记了自己基本功的扎实。

同样,另一方面。当你忘记了一个钢琴家的音色、音准、时长、力度,沉浸在他独特的舞台表演中,才是一个钢琴家基本功的完美体现。

从感知水平比较,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公众听不到狄云的演唱会,但可以听到郎朗铺天盖地的现场视频。在郎朗的每一个现场视频中,没有人能感觉到郎朗的音色、音准、时长、张力有什么问题。

有音乐欣赏水平的音乐系学生给狄云贴上了练琴懒惰的标签。正如周海洪教授所说:狄云先生,要多练习。

2.美学布局:基层组织,骨干结构,详细程度。在这个层面的审美布局中,属于需要较高音乐素养和音乐审美认知的欣赏层面。它包含了成熟的音乐美学:内容。简单的事情总是很无聊。只有丰富的东西才能有更高的审美。

在这个层面上,我们需要认清一件事:固有的音乐布局被历代钢琴家挖掘过,能想到的几乎都是先有了。所以,这就是钢琴家风格的来源。

钢琴演奏的基本组织有两个维度:纵向和横向;纵向组织是钢琴听觉线的粒状清晰,横向组织是共鸣延伸,包括音色的柔和,力度的统一和变化,踏板。

这里大众能直观感受到的是两个维度:力度和时长。强度决定了听觉张力的空,时间值决定了内容的丰富程度。

狄云:强度弱,持续时间长。基于这两点,强弱表明狄云的布局审美感集中在保守和学术严谨上,他更愿意在主干结构上看乐谱,而不是做任何与乐谱不同的事情。持续时间长说明狄云的演奏内容较少,仍然以乐谱为标准,即使在选择不同类型的乐谱时,也有部分考虑难度。缺乏创新和突破。

这种做法只能说是导致钢琴演奏枯燥,很难有很大的乐趣。如果一个职业钢琴家没有更高的个人追求,很容易对钢琴产生厌倦。尤其是小时候被逼着学钢琴的时候。

郎朗:力度精准,时间极短,达到人类巅峰时期的李斯特水平。

郎朗大概是现代钢琴演奏中最精准的钢琴家,也是颗粒感最完美的一个。前奏清晰的时候,高潮的时候,力度爆发,张力十足。力度的绝对细腻赋予了郎朗更多的音乐表现力,甚至同一个曲调,郎朗脑子里有多少想法,手指就能弹出多少效果。这是郎朗风格的基石。

超短的时间值说明郎朗的手速和琴技已经接近无解的状态。和李斯特应该没什么区别。再复杂的技巧,比如世界上最难的钢琴曲《拉三》(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对于郎朗来说,十几岁的时候就能完美的演奏出来。这个时间价值和手速才能赋予郎朗完美的商业性。

在这个层面上,狄云仍然被郎朗炮轰。

3.心理美学:音乐风格;曲风的心理美学有两个层次:1 .自然表达;2:刺激;

自然表达是激动人心的伏笔,是体裁的主要层面。刺激不仅仅是玩得快,按得响。也可以是在学院派的底层区间给予精神触动的兴奋。比如D调炮。不快也不强,但在音程组合中,完成了轮回升华的自然表达和合唱的精彩。

狄云的学术追求是学术风格。这种风格需要演奏者对音乐底层结构的了解,比如第二音程的张力,第四音程的正义感。基于这些区间的不同,要控制不同的细节,通过一个又一个细节来完成个人风格的建立,就像盖房子一样。

显然,狄云,一个看着就能弹错曲子的人,不具备个人艺术风格的能力。只能说三个字:不;

郎朗,在他个人的艺术风格上,是世界上当之无愧的天才——夸张与古典的完美结合。

无论是摇头、跺脚,还是自发的弹个笑脸,都是平衡古典钢琴枯燥的一种方式。本质上,钢琴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有趣。他很无趣,任何一种专业的东西都不符合人类追求变化的心理审美。如果你长期沉溺其中,不去寻找额外的发泄方式,你迟早会像狄云一样懒散。

求变,郎朗的才华在于敢于放大自己对音乐的感受,完成个人风格的构建。每次看郎朗在海外的表现,都不禁感慨这个小胖子好自信。这是个人心理平衡,这是艺术化的必由之路。

比如,你为什么在工作的时候钓鱼?因为钓鱼可以让你更好的去上班,和专心工作的效率是一样的。郎的情感是平衡古典钢琴枯燥的最好方法。

综上所述,朗朗> >狄云;

我不明白。给我点个赞!

郎朗水平高。至少比他练的还努力。狄云曾数次公开在音乐会上演奏音符时出错。不应该。他的天赋比郎朗高,但没有郎朗努力。我觉得郎朗是真的爱,只是玩的时候比较放松。狄云每次都很认真。

两人都是钢琴家,年龄相仿,难免会被拿来比较。抛开狄云的负面新闻,公正地回答这个问题。

狄云在2000年第14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中一举成名,这个奖项含金量十足。当时,狄云成为肖邦比赛历史上最年轻的金牌得主,也是第一个获得冠军的中国人,并获得最佳波兰舞曲表演奖。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狄云是钢琴界的后起之秀,但不幸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狄云的心思似乎不在古典音乐上。自从开始频繁混迹娱乐圈,他就深陷其中。比如之前王力宏事件的炒作,以及后来的女友事件,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曝光,慢慢的开始迷失自我,甚至失去了钢琴家的身份,在各种综艺节目中徘徊,这将对他在钢琴界的地位产生不小的影响。

这时候肯定会有人说:郎朗不是一直参加综艺节目,和娱乐圈打成一片吗?

我只能说两个人的情况完全不同。郎朗是多年沉淀才进入娱乐圈的,他一直把自己定位为钢琴家,从不玩娱乐圈炒作。

首先,郎朗成名比较早。当狄云在2000年赢得冠军时,郎朗已经是一名职业演员了。小时候,郎朗多次获得国际大赛少年组冠军,在国际上小有名气。后来,他开始不再参加比赛,专心学习。

2003年,郎朗已经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名誉教授。后来,朗朗在汉诺威开了一个大师班,狄云还在汉诺威学习。可见两人在钢琴界的地位是“代”差。

与狄云不同的是,郎朗在童年时获得了许多奖项,但他不是靠某个比赛成功的,而是靠一场又一场精彩的音乐会成功的。

无论是演唱会数量,还是个人创作的专辑数量和质量都远超狄云,仅百科介绍的专辑就多达37张。

狄云只有21张专辑,包括现场音乐会和比赛。

可见两者差距不小。

在技术层面上。

无论是作为独奏家,还是与高水平的管弦乐队合作,郎朗一直都远远优于狄云。

虽然艺术确实很难比较,但毕竟每个人的品味不同,不同的人通常会有不同的答案。

但是狄云和朗朗之间的差距真的太大了。即使不懂钢琴,我也能听出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郎朗属于世界顶级钢琴家,狄云只能算是世界知名钢琴家。

【本文标题和链接】:朗朗 李云迪(李云迪和郎朗在钢琴界哪个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