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都是我欣赏的钢琴家。

然而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狄云的钢琴演奏温柔细腻深沉,充满浪漫情怀,音乐感到位。给人一种钢琴王子的感觉。

郎朗的表演流畅,但注重技巧和外在表现,难以深入到音乐作品的内在表达,往往给人一种在杂技中炫耀和浮躁的印象,很可惜。

你和狄云之间的差距就是狄云和朗朗之间的差距。

2018年,在北京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红的音乐审美心理分析公开课上,周德安海红从自己的角度对郎朗和狄云进行了比较。

周德安海虹对郎朗的评价是:技巧精湛,每一个音符都是精心设计的,令人惊艳。

周德安海虹对狄云的评价是:狄云先生,多练练钢琴。

为什么,作为中国顶级音乐殿堂的副主席,你认为狄云需要多练习钢琴?然而,在2018年,狄云还没有被曝光。因为本质上:狄云并不是一个以古典音乐为追求的钢琴演奏者,而是一个以古典钢琴为盈利手段的艺人。

从参加各大电视台的音乐综艺节目,到加入不知名钢琴厂商的狄云钢琴品牌,再到直接开始跨界,与古典钢琴无关,开始参加《跨界歌王》等一些综艺节目。开始公开放弃自己的钢琴演奏者身份,参加没有专业技能,却开始卖脸走偶像路线。

然而,狄云的路线并没有突然堕落为娱乐偶像,而是狄云对钢琴的热爱本身并不具备成为伟大钢琴家的潜力。2015年的首尔音乐厅,堪称狄云对自身追求的绞杀。一首难度简单的普通交响乐,发生了灾难性的车祸。直接导致演唱会中断,停止演出。

所以本质上,狄云和郎朗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一个是钢琴家,一个是普通的商业偶像。

在专业难度方面,周德安海虹这样评价狄云:

“狄云演奏的曲目太简单了。就目前来说,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在专业度上称得上水平不错的作品。最难的是李斯特的《钟声》,真的不高,我会弹。像郎朗改编的《拉三》,狄云达不到那个水平。只是我认为狄云先生需要练习钢琴,他需要非常努力才能达到世界平均水平。我对狄云先生并没有太多的看法,直到一个广告让我彻底反感:

“这个广告是狄云先生2014年的全国巡演。广告词是:国王的幻想,音乐世界的独裁者。这严重损害了音乐的良性发展,争霸是江湖套路。不适合音乐艺术的发展。”

简单来说,李斯特的《钟》是目前狄云演奏曲目最高的作品,唯一的版本是CD录音版。对于郎朗来说,时钟每分钟可以找到10个直播版本,而这些直播版本都是欧美顶级音乐厅或者国家电视台的直播画面。郎朗能量很高。对于郎朗来说,钟的难度远不是他的巅峰水平。

“拉三”指的是“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这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最难的序列,可能不在其中。为什么拉三难?简单的和钟比一下。《钟》是一首小品,而《拉三》是一首协奏曲,分阶段进行。

时长:时钟5分08秒;《拉三》耗时38分57秒;

效果:时钟是正常人接受的极限手速,拉三按得太快,超出一般人的理解范围,根本看不出来。

看《时钟》:牛逼,666;

看拉三的观众:弹钢琴的男生是在乱弹吗?我觉得我也能做到。

拉三的难度决定了这首曲子基本看不懂总谱。但是,如果有一点点看乐谱、记乐谱的冲动,就很难把这首曲子演奏得很出色。他真是太棒了。所以郎朗20岁在音乐厅演出的时候,全场都是肌肉记忆表演,持续了38分钟。

郎朗;郎最大的批评不是他的技巧,而是他的表演风格不受南方广大群众的喜爱。因为他总是摇头,颠覆了钢琴音乐被大众认为是高雅艺术的固定形象。但实际上,中国钢琴艺术的固定认知并不是一种自然合理的存在,也是音乐素养和普及度不高造成的。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除了每年各大音乐学院作曲系和钢琴专业的少数学生是郎朗钢琴水平的欣赏群体之外,大部分人都很难认可郎朗钢琴水平在国际上的比较程度。这也造成了更多的局限思维。

但其实郎朗自己就是东北人,东北人的性格就是这么粗线条,也正是因为这种粗线条,郎朗的性格帮助郎朗在音乐上获得了一个表达欲望的方向。

古典音乐到了尾声是非常孤独和无聊的。大多数钢琴家都很难长时间保持巅峰状态,但郎朗可以。这和他渴望在欧美受到高度尊重有着决定性的关系。因为性格,郎朗有表现欲,也因为表现欲,郎朗能长期保持较高的技术水平。

2014年新年前夕,狄云与田亮的女儿一起演奏了《小星星》,而郎朗则在德国柏林为德国总理和德国人进行了一系列新年古典音乐表演。两者的层次和定位从来不是一个层次的。这也是我的第二点,郎朗的职业追求和能力。

郎朗是一个商业化很重的古典钢琴演奏者,这让他具有两面性。一个是大众认知,一个是专业认知。

大众认知的渠道是各种综艺节目。大部分综艺节目玩噱头是因为受到音乐欣赏水平的制约,因为太难或者技巧高超都会导致节目收视率的降低。所以大众公认的郎朗形象不好,像个哗众取宠的小人。相反,由于他的个性和外表,他不像狄云那样优雅。这直接导致了狄云巨大的商业性质。这是公众的看法。

专业认知的渠道是各种海外演唱会。换句话说,这是郎朗的主场。你永远想象不到第一个中国钢琴家在格莱美的舞台上表演,金色的维也纳,白宫,让美国总统安静地坐着听他感受中国钢琴表达的意义。郎朗的海外指挥乐团是国际顶尖乐团之一。而且在德国,郎朗垄断了古典回声奖。德国已经派出专机和皇宫前往郎朗进行表演。

德国对古典音乐是最挑剔的,但Dimension对郎朗情有独钟。因为郎朗的现场水平,真的是目前最好的一个了。基辛很久没有现场表演了,阿格里奇老了,郎朗是世界上最后一个顶级现役钢琴演奏者。在他这个年纪,能达到他这种技巧和水平的成就很少。甚至,在很大程度上,郎朗代表了中国艺术本身在欧美的地位。

所以对郎朗有专业知识的人,都会对郎朗产生由衷的敬佩和敬意。这种尊重会随着自身音乐素养和审美能力的提高而提高,但注定这类人群是极少数群体。但是被广泛认可的人是绝大多数,他们还是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片面的。于是争吵开始了。

在狄云出事之前,大多数写郎朗的人都在大声疾呼,崇拜狄云。但打开国门,放眼全球,狄云根本排不上号,甚至达不到和基辛、阿格里奇同台演讲的水平。

所以,当狄云开始转入卖脸偶像路线的时候,他和郎朗的差距可以说和狄云和普通业余爱好者的差距差不多。

狄云被称为钢琴王子,而郎朗是公认的国际顶级钢琴大师。狄云的钢琴水平和成绩远远落后于郎朗!

以下是两个人的经历简述:

狄云在2000年由中国文化部推广的第14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中一举成名。狄云在波兰获得肖邦钢琴金奖。1995年,14岁的他参加了美国斯特拉文斯基国际钢琴比赛,获得第三名。1999年,17岁的他在荷兰李斯特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第三名,同年6月在美国国际青年艺术家钢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

1994年13岁成名的郎朗,在德国埃特林根第四届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中自费获得冠军。1995年,14岁的他在日本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年音乐家比赛中获得金奖。1997年,17岁的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世界著名的美国费城音乐学院,师从格拉夫曼。他放弃了郎朗参加肖邦奖比赛的想法,以替补身份表演。

从两人的履历可以看出,郎朗成名更早。当狄云在2000年获得肖邦奖时,郎朗已经是一名职业演奏家,并且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声誉。2003年,他已经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名义教授,他还在汉诺威举办了大师班。当时,狄云还在汉诺威学习,他的文凭还没有拿到。

无论是演唱会的数量,还是自己创作的专辑数量和质量,郎朗都远超狄云。在技术层面上,郎朗在独奏的质量和数量以及与高水平管弦乐队的合作方面一直远远优于狄云。

看看下面这些国际数据:郎朗创造了492个世界第一,43个世界表演纪录,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表演者。世界把音乐表演的历史分为三个高潮,第一个是霍洛维茨,第二个是鲁宾斯坦,第三个是中国的郎朗,而郎朗是最好的,最有感染力的,这是国际公认的。不仅在狄云,在古代和现代,没有一个人的成就能与郎朗相比。

至于奖项?肖邦的金牌相当于中国古代科举状元或者高考状元。这样的名声不可能永远保持下去。真正的实力体现在国际市场的份额上。狄云的市场份额主要在中国,而朗朗的市场资源主要在全球。主要奖项包括格莱美金奖提名和6分钟表演。曾多次获得德国古典回声奖、全英古典音乐奖和年度国际艺术家奖、柴可夫斯基大赛金奖。美国杜希金奖、意大利伽利略音乐奖、荷兰爱迪生音乐奖、奥地利莫扎特唱片奖、意大利百米凯莱杰利奖、西班牙唱片奖、德国门德尔松奖等。多年前已经被国际人士公认为世界上最年轻的钢琴大师,钢琴发动机,将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中国莫扎特,中国名片,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堪称世界乐坛奇迹!

两者真正的区别主要体现在演奏质量和钢琴成绩上。狄云是世界著名的钢琴家,而郎朗是世界顶尖的钢琴大师。钢琴大师才有资格给大师上课,郎朗才是真正的音乐皇帝!

狄云有很多好听的曲子,都收录在红色专辑里。但问题是,狄云的许多重要国际演出经常出错,他们跟不上乐队指挥的节奏。狄云已经失去了国际市场,应付国内观众还是可以的。反观郎朗,几乎每次国际国内演出都是零失误,国外演出也是场场爆满,即使是疫情期间。这么高的质量水平当然难能可贵!

因为国内媒体有很多倾向性的宣传和引导,很多人对郎朗打球时的肢体语言有很大的误解。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认知。不能理解钢琴曲主题的演奏者,根本无法形成肢体语言动作这样的舞台效果。郎朗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钢琴演奏风格就是这种风格,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广泛认可,只有国内有人恶意嘲讽他。

肖邦在波兰的国际金奖,狄云只是学琴的初赛奖项,而郎朗获得的所有国际奖项都是钢琴的国际成就奖,含金量远高于狄云。国内大部分人不知道这一点,认为自己考上大学第一名后的职业也是第一名。这种认知很幼稚!

狄云嫖娼事件后,中国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大大小小的媒体争相报道狄云之前的作品,铺天盖地。一些媒体把狄云捧到了神圣的程度。狄云的好作品实际上是有限的。为了以假乱真,一些人甚至采取嫁接鲜花和挂羊头的方式来宣传狄云。2021年11月28日优秀钢琴演奏者~穆欣钢琴这位女士无奈在中国互联网上郑重声明:我无语了。你确定是狄云演奏的吗?很多都是以狄云的名义播放的,我的音频与狄云的视频相匹配。这是什么神操作?你不能维权!可见,网络上的作品被侵权篡改到了什么程度?!

世界顶级钢琴大师的称号不是由中国某些人的好恶决定的,而是由国际钢琴界决定的。

以下文字摘自一个多月前维也纳主流媒体关于郎朗全球巡演欧洲部分的一篇报道:

郎朗在音乐界的地位就像餐饮界的可口可乐,绝对的世界领导品牌。这位39岁的钢琴家几乎拥有超人的能力。他可以轻松地控制速度,这是一个普通人的极限键。不仅如此,他的音乐还能像珍珠项链的链环一样均匀发光。即使在疯狂的音符飞舞时,钢琴家也能控制所有声音参数的每一个细微细节。郎朗的艺术——像纳米手术一样精准。

“它是如此深情,如此充满活力,如此自然,这是一个奇迹,令人惊叹”——著名音乐评论家斯特凡·安德

“与威尔伯交响乐团合作的格里格钢琴协奏曲,那晚是不折不扣的奇迹。这部浪漫而耀眼的三乐章作品仿佛是为郎朗这位神奇的艺术家量身定做的。他没有随意的摸琴键,毫不夸张。只有在一次大赛结束前,他唯一一次通过叠加点燃了涡轮增压器。除此之外,我们还听到了他在表演过程中对速度的良好把握,柔中带柔的超级弱音,感受到了他诙谐的表演状态,充满诗意和精心雕琢的乐音光泽。至于第一乐章的华彩乐段:自由释放的美感,调控展现的含蓄基调,多重的情感宣泄,都被郎朗以一种别出心裁的自然方式呈现在大家面前。”

郎朗作为当晚音乐会的绝对主角,完全展现了钢琴的另一个维度,让人不禁怀疑它是否真的存在于地球人类的演奏中。在演奏格里格精彩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30分钟里,从技术角度来说,这半个小时是无法超越的:精准有力。......

黑白键描绘了挪威作曲家格里格的音符,格里格的演绎让这些音符变得高贵,他的才华淋漓尽致地倾泻出来,赋予了音乐本身更深的灵魂。

郎朗的开场感觉像是神启,通过他高昂的精神清晰地流露出来,让听者哑口无言。无论是快段、强音还是柔弱音:郎朗都能为每个音符找到合适的声音。

这不得不让人想起拉斐尔·埃尔卡特在2019萨尔茨堡音乐节上写的一篇关于郎朗的文章:

“郎朗是今年萨尔茨堡音乐节的嘉宾之一。他确实被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钢琴家,不仅因为他宽广的技术范围,而且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大师。他是引领下一代音乐家的榜样。他可以指挥777架钢琴,1500个琴童,用3000只手演奏舒伯特的《军队进行曲》。郎朗是一个只有在被问到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钢琴家时才能使用的名字。”

维也纳国立音乐表演艺术大学与郎朗基金会、维也纳音乐厅共同在维也纳举办了本次郎朗大师公开课。6日晚,三名在维也纳国立音乐表演艺术大学学习钢琴演奏的学生上台表演了不同风格的作品,并以郎朗的评论为指导。郎朗大师公开课由维也纳国立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校长Ulrike Sych亲自主持,

与国际报道相反,绝大多数中国媒体对代表中国世界巡演的郎朗只字不提。很难理解为什么,但这并不能阻止中国懂得欣赏钢琴的人热爱郎朗的钢琴演奏!

就钢琴演奏本身而言,狄云和郎朗有什么不同?狄云属于学术型,而郎朗不是,而是综合型。他成功改造了古典音乐的传统演奏技法,是公认的国际顶级钢琴大师,重点在于创新!而狄云谈不上创新,国际上称之为差距巨大,钢琴成就也不在一个层次上。钢琴王子的称号和世界顶级钢琴大师的含金量是不一样的!

【本文标题和链接】:朗朗 李云迪(李云迪的钢琴水平距离郎朗有多遥远?)